曾是岳飞帐下高将军—武汉某大学生

——原标题:一段奇异的经历使我对佛法深信不疑

作者:明月清风

很多年前,和很多人一样,我就知道佛教,但当时只是认为它是一种宗教信仰,和世间所有的宗教一样没什么区别,纯粹是人的一种信仰,一种精神寄托而已(阿弥陀佛!)所以并没有去思考它,去广泛的接触它,更谈不上相信它,当然也无从怀疑(因为当时根本对佛教知之甚少),直到多年前一段奇异的经历才让我开始真正接触,观察,思考佛法,现在每天忏悔、念佛、诵经、持咒,对佛教深信不疑,坚定相信只有佛法才能使我们真正脱离痛苦,了脱生死,离苦得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先谈谈轮回,这是个很难让人相信,甚至让人听了嗤之以鼻的词语(世诸众人善根太浅啊!),当初我听到的时候也是不相信,很排斥,感觉是人为的迷信。直到自己很久以前有了一个小经历,才知道轮回的真实性,那就是曾经有三位人,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告诉了我同样一句话,我前世是古代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第一次是大学全班到湖北九宫山春游,因为知道在山谷下很深的地方有个“云观寺”,天雨路滑,很难下去,但我当时突然就动了想下去看看的念头,顺着小路小心的往下走,快到寺庙的时候,走上来一个比丘,面目清秀,我对他合掌,他便和我交谈起来,我至今还记得他的法号叫“果龙”,哈尔滨人,自小出家,当时在云观寺挂单,年龄并不大,也就二十来岁吧,太具体的内容时间太长,记不太清了,但有几点我至今记忆犹新,恍如昨日。一是他告诉我,轮回确有其事,并说我前世是古代,大约时间宋朝的一个带兵的将军,有很大的战功,最后下场也很惨,死的惨不忍睹。二是他说知道我有女朋友(当时他说的很肯定,我有点惊讶),虽然现在感情非常好,但我们之间有些问题,以后可能会有些麻烦。(我当时想不出是什么,他不肯多说,我也不好勉强)。三是他给我看了一些照片,是云观寺当时的方丈(实在惭愧,这位方丈师傅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一张是方丈师傅打坐,两手在胸前,一上一下,中间竟然有一尊菩萨的影象;一张仍然是他打坐,背后有光环,还有一张是在远处照的云观寺的全景,寺庙上空也有光圈笼罩,我惊讶的不得了,不过当时感觉是不是造出来的啊(阿弥陀佛),出于好奇,我向他求这些照片,但他说不能送人,有些东西传出去,不信的人看了,会生讽刺和讥笑心,对这些人是种罪过(当时以为是他不想送我的托词,现在读诵经文,知道了讽刺讥笑三宝是要下地狱的)。四是他告诉我,你是不是觉得我皮肤、说话有点女化啊,其实我前很多世都是比丘尼,但修行一直不够,一直在轮回修行,如果这一世修行的好,我便不会再轮回了。后来他不肯在多说什么,说自己头有些疼,寺里他的师父知道他在和我交谈,觉得他说的太多了。他一直告戒我,和佛有缘,要我以后信佛念佛,有什么事可以写信给他,后来通过两次信,再后来的信被邮局打回来,竟然说地址有误,从此失去了联系。自己后来毕业、工作,还是浑浑噩噩的度日,一晃很多年。三,四年前,我再上九宫山,曾经去云观寺找过他,但听说他早就回北方了。

第二次是在七,八年前吧,听说我们这附近有个老奶奶有些功能,帮人看病,我到没什么病可看,只是跟着去看稀奇,她也说我前世是扛枪打仗的,我记得当时我妈还问了一句蛮可笑的话,是解放军还是?她连忙说不是不是,她看到的是古代那种枪,骑马提枪的那种,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起了当年果龙师父也说过类似的话,那位老奶奶还说看我父亲是个打坐的大胖和尚,我当时觉得很形象,我父亲现在也是白白胖胖,耳垂大的惊人。

第三次是在那不久,在我家乡,有位老伯,某种机缘和我们家认识,关系处的不错。他不但说我前世是古代的一个将军,而且直言就在岳飞帐下,名叫高#,下场很惨。我说的奇异的经历很大程度上和他有关,并在他那以后开始正式接触佛法,一直到今天。他本人是中医毕业,也是给人看病。曾经有我们武汉的能入定的居士说他是那里的一方神。他也为人答疑解惑,其方式很特殊,他晚上在床上休息,大概过了十二点后,便开始说话,我现在知道那是很多天界的神附在他身上和人们沟通,下来的时候有时候是念佛号,有时候是念一些诗词,有时候干脆唱一段戏,最初我认为是假的,是故弄玄虚,但有些事情却让我解释不了,一是那些天神都说自己原来的方言,老伯一生都住在我们家乡那个位置,说着很浓重的家乡话,但那些声音各地方的都有,有四川话,陕西话,广东话等等,有时候太难懂了还需要人翻译,更奇的是还有一位说武汉话的,口音甚至比我都还地道,我无法想象一个老伯为了造点影响而去学那么多地方方言。另外就是这些天神知你过去知你未来,为你解决一些生活中的烦恼和疾病,通常最后他们都要求你皈依佛门,诚心念佛,往生西方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他们说的一些已发生或未发生(但后来基本都验证了)的事很准,让人无法怀疑是假的,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说来。由于同为武汉地区人,所以我当时和那位前世也是武汉人的天神关系最好,当年我去过很多次,每次我都要找他聊天,他也很喜欢我,除非那天他有事在身不能来,否则只要我要求,他都会来的。他告诉我,六道是真实的,绝不是假的!他们都生活在天界,也没出六道,所以他们也必须多做善事,帮助一些有痛苦的人修福报,劝人们向善,多积功德,一心念佛,跳出轮回。他们也有寿命,一旦寿命到了,如果修行不够,一样会掉下来,再次进入痛苦的六道轮回,他们对六道的痛苦看的很清楚,他们比我们人类更害怕六道轮回。他每次都以高#的名字称呼我,他说和我一样,他前世也是忠臣良将,但被奸臣陷害,满门被抄斩,他逃过一劫,从此看破红尘,一心念佛,但修行还不够,最终生在天界,依旧没有跳出六道。他还说我虽然当年也是战功显赫的大将军,但一将成名万骨枯,我的杀业也很重,但因为我和我现在的父亲有父子缘,而我父亲在前世曾经是一位量级很高,有修为的和尚(这又使我想起老位老奶奶曾经说过的话),所以我托他的福,才转为人身,如果我不珍惜,不好好念佛的话,跟秦将白起没什么区别,我当时听了吓的大汗淋漓。我还记得他说,岳飞该是忠臣吧,该是你们现在说的民族英雄吧,但他不也在三恶道的鬼道吗,杀人太多了啊(多年后我在某本讲轮回的书上看到过类似的话)。 【生死书注:净空法师讲述的故事,岳飞在鬼道

我当年大学的女朋友很漂亮,人们常说的“系花”,她和我母亲应该都是非常善良的那种人,但我母亲看到她时就觉得很别扭,但说不出哪里不舒服,她看到我母亲也觉得不舒服,我们恋爱期间争吵不断,她和我母亲也有很深的矛盾,我母亲不止一次的劝我和她分手,她也说如果以后结婚,绝不和我母亲住在一起,我当时夹在中间,非常的痛苦,那几年家里纷争不断,我怎么调停也无济于事,我曾想那位天神说过此事,他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是带着嗔恨心来“报仇”的,她自己不知道,但我知道。她和你母亲前世都是修行人,算是师姐妹,一次她犯了戒,央求你母亲不要告诉师父,但你母亲还是告发了,导致她被赶出师门,回去途中路上被坏人所害,自此结下冤仇。(我当时的女朋友是北方人,当时大学我们系这个专业在她们地区只招一个,竟然就招到她头上了,我后来问过,为什么北方那么多高校,偏要跑到武汉这么热的地方一个并不算很著名的学校来,她说不知道,填志愿的时候看到武汉这个学校就随手填了),后来我知道了因果的关系才知道了因果是如此的厉害!那位天神告诉我,只要一天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我们家就一刻不得安宁,她是来讨债的,闹的鱼死网破,家破人亡也不为过(我当时终于明白了当年果龙师父不肯说出的话),让我和我母亲诚心念佛,来化解这段孽缘,这段感情持续了6年,某个时候我们因为一些事情分手了,她回到了北方,我也祝福她生活幸福,最好也能诚心念佛,不再被世俗间的一些事情所缠绕。

我母亲一生善良,和佛也有缘分,我最终也是在她的教导下正式开始念佛。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害怕、恐惧,也不知道为什么,很长时间以来,一个人不敢在家待着,老伯伯后来看到我母亲后,说,身上有条蛇,能不怕吗,说母亲前世踩到了它,所以它找来了,不过看样子,它也不会害母亲,因为我母亲念佛,估计它想借念佛的人修自己,所以不肯走,既然它无心害母亲,就当它不存在吧,一心念佛回向给它就是。母亲知道了,想到一条蛇无时不刻不在身上,却越发害怕了,后来找过湖北新洲报恩寺的印正法师,他所说的和老伯所说的一样,为母亲作了一次法会,并说,它暂时走了,不过不能保证不回来,让我母亲好好念佛,回向给它。不久老伯再看,说又回来了(所以冤家易结不易解啊),这几年我母亲诚心念佛,情况好多了,不象以前那么害怕了,佛菩萨保佑!

很多居士说虽然老伯那些人有“神通”,也做善事,但毕竟还在六道,对佛而言属外道,念佛的人最好能少接触,少知道一些事情,我们也感觉有些道理,所以后来我便没在去了,逢年过节电话问候一下即可。而且我也最终知道了,有烦恼,有痛苦,想依赖别人来帮你解决是不可能的,只有自己精勤刻苦的念佛才能最终离苦得乐,这才是大道!!!话说“天机不可泄露”,而我在很多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知道了一些常人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的事情,让我真正知道了因果不虚,轮回不虚!也许这也是佛菩萨引导我们最终皈依佛门的一种特别的方式吧。

师兄们,我也是念佛之人,不能妄语,所言经历句句是实!此帖主要是给现在还在怀疑因果轮回的师兄们看,末法时代,时日无多,抓紧时间,赶快精勤猛进的念佛吧!

南无大慈大悲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慈大悲阿弥陀佛!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南无地藏王菩萨!

南无清净大海众菩萨!


分享按钮 返回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