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先生的一位朋友是欧阳修的转世

有些人过去生的善业重,恶业轻,一生下来就有宿命通,知道自己前生是什么。过去我有个朋友,是位名气很大的老前辈,也学佛,那时我还不到三十岁,他已经五、六十岁了。他相貌很好,红光满面,白发苍苍,白头发白胡子,飘飘欲仙。抗战胜利以后,我准备回南京,他知道我要离开四川,特地老远赶来陪我一天,他说这一次离别不知几时再见面,我怪他说这种没出息的话。这位老前辈文章写得很好,说他自己过去生是欧阳修,所以这一生写欧体,字体也像欧阳修;又说他在清朝是某某人;前生的果报最坏,是一条狗,因为再前生造了一个很大的恶业,所以前生变成狗。狗报八年,烦得不得了,大便都不肯吃,后来把自己气死了。我骂他怎么说见不到面,大不了再来嘛!

 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很狂妄,比你们狂妄多了,那才是真太保,跟你们现在的狂妄不一样,现在年轻人的狂妄,我连看都不要看。那些老前辈,学问好,地位高,看到我,摸摸我的头,喊我小孩,我都不高兴,我说:‘什么小孩?你两、三岁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那时我七、八十岁,为什么叫我小孩?’我那个时候就有那么讨厌,老前辈被我搞得一愣一愣的。

——摘自 般若文海 南怀瑾先生讲述的《药师经的济世观》


分享按钮 返回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