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绕唐科的前世今生

慈诚罗珠堪布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就有关前世今生的话题进行一些探讨。其必要是什么呢?因为,如果人们不知道前世今生的存在,就不会为自己的来生,做任何思想上的准备和行动上的努力,就会把整个生命都浪费在对物质财富的追求上。为了得到今生的幸福,就势必会做出杀生、偷盗等各种恶劣行为,从而导致自己和他人身心的痛苦。如果仅仅为了衣食住行而将整个生命浪费,我们生存的意义,就与牛羊没有什么区别了。反之,如果知道前生后世的存在,人们就不会将自己的人生目标仅仅寄托于今生的快乐幸福,就会对来世也抱着同样的希望。并会为此而不懈地努力,改过迁善,精勤修持。因此,能否清楚地知道前世与今生,是人生的一个重大问题,了知前世今生的存在之后,人的内心世界将会变得无限广阔。就能以长远的眼光,树立起准确的人生目标。从此,每个人的生命就开始变得充实而有意义。因此,首先知道前生与后世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什么是前生后世呢?所谓前生后世是指,所有的生命,包括蚂蚁之类,都有生命延续的现象,生生世世不间断地循环,从幼儿、青年、老年、死亡、投生,之后又幼儿、青年、老年、死亡、投生,如此周而复始,不间断地轮转不息,没有一个生命可以逃脱。

人在濒死之际,眼识、耳识等粗大的意识逐渐消失,之后就出现昏迷状态,当从昏迷中清醒时,由细微的意识开始,逐渐产生整个心识,以及这一世的死亡中阴现象。在这个过程中,会因前世的因缘,而显现出各种苦乐现象,行善者会有快乐的现象,作恶者会有痛苦的现象。之后,又因前世各自的因缘而投生到各处。这一切的显现,既不是造物主的安排,也不是无因无缘的偶然,都是由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前世因缘(也即各自所造的业力)所主宰的,这也充分体现了因果不爽的真理。

怎么可以证明前世今生的存在呢?虽然证明前世今生的存在可以有很多证据,但其中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一个人对自己前世的记忆。

关于人能够记忆自己前世的事例,早在两、三千年前就有记载,现在也在陆续地产生,未来也会不间断的发生。对此,本师释迦牟尼佛早已宣说过。在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无论东西方都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也有很多发生在藏地。而且,在某些根本不承认前生后世的人群当中,也有这样确凿的事例发生。因为,前后世的存在是生命的自然规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无论承认与否,都无法抹杀这个事实。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的教授史蒂文生博士,就收集了两千多个儿童记忆前世的例子,现在正在研究当中。

既然有人能记忆自己的前世,那么说明前世一定是存在的。如果不是经历了前世,那些记忆前世的儿童,就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说出自己前世生活过的地点、亲人以及很多成人生活的细节,包括很多复杂的亲缘关系与社会关系。因为,这些儿童都是在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教过的情况下说出来的。这种现象的发生,除了证明当事人经历过前世之外,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根据这一现象,就能得出前生与后世存在的结论。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为什么大部分人不能回忆,而有的人能回忆呢?其原因有三种:第一、是修行所得;第二、是先天的,比如‘天人’等;第三、是因为业缘。人能够回忆前世,多数是由于特殊善业的果报,这是佛陀早已宣说过的。

现在有一些人对此抱这样一种态度:在没有获得科学论证之前,他们就决不承认前后世的存在。

但令人遗憾的是,现代科学也不一定能够证明前生与后世的存在。因为,仅仅对于我们所生活的宇宙,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的角度,用现代科学尚不能完全了知。这一点科学家自己也承认:科学无法证明所有一切的存在。而有关心识和生命的奥秘就更为深广,更是科学、尤其是‘现有’的科学所无法证明的。

虽然科学不一定能证实,但是在现实中却真正地发生了,任何人也不可否认。这么小的孩子能够完整地记忆前世的事情本身,就足以充分证明前生后世的存在是颠扑不破的事实。如果还有人要求要用其他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的话,那就纯粹是无理取闹。即使是世人推崇备至的很多科学发现,科学家们又能提供多少能够让人们耳闻目睹的证据呢?因此,这种态度是没有理由、不符合逻辑的。

导致这种态度的原因,第一、是因为心胸狭窄,他们认为所有的存在,都必须体现在有限的科学认知的范畴内,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第二、是由于自己不了解科学,一个真正了解科学的公正人士,是不会这样信口开河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对于这个宇宙而言,科学不能认知的部分远远大于目前的已知数;第三、是固执己见,在他们的头脑里,前生与后世不存在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即使现在发现了很多记忆前世的例子,这些人却仍然因循守旧、闭目塞听、置若罔闻,不去承认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

既然我们从公正的角度,分析和剖析了这种态度的不合理性,下面,我们就以活生生的事实,再一次将这种谬论击碎。

一年前,因为知道我一直在致力于寻找能回忆前世的各种事例的缘故,一位朋友又为我提供了两个回忆前世的例证。为了使前世的理论能够更具说服力,我们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两个小孩的所在地。

使我感到幸运的是,两个小孩的住家都在青海省果洛州玛泌县拉加镇色热青村,这就使我们的采访减少了很多途中的颠簸劳顿。很顺利地就采访到了有关的当事人以及周围的村民。

其中一个小孩名叫‘西绕唐科’,属马,今年十四岁。其母亲叫‘嘎尔措’父亲叫‘却丹’,两人无论从文化水平还是经济能力等各方面来说,都是普普通通的牧民,没有任何特殊地位。他的前世是一位名叫‘冬摩措’的女人。在采访了他的父母之后,又采访了另一些知情者——‘冬摩措’的妹妹‘拉日’、大姐‘阿雅’、大儿子‘次扎’以及‘西绕唐科’本人。

有关西绕唐科的采访

采访对象:西绕唐科的父母

堪布:那个叫西绕唐科的男孩是你们的儿子吧?

母亲:是。

堪布:我听其他人说,这个孩子曾经能够记忆前世,是真的吗?

母亲:是的。

堪布:请你们将这个孩子能够记住前生的各种事例,比如你们所听到的和看到的情况,既不要缩减,也不要夸张渲染,如实的讲给我听一下好不好

母亲:好的。

堪布:那么,在他小的时候,曾说过哪些有关前世情况的话?

母亲:孩子告诉我们,当他是中阴身的时候,他首先去了前世的哥哥家,但是他家没有人出来帮他拉狗,更没人理他。当时,我恰好与他现世的哥哥一起赶着几头牛。他看见以后,就跟我一起回到了家。当我们问他为什么来到我们家时,他说:“我看到你每天早晚收拾牛粪太辛苦了,就准备来帮你干活。”

堪布:哦!他是说来帮你干活的吗?

母亲:是,是这样。

堪布:说这些话的时候,你的小孩有多大?

母亲:大概两三岁,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

堪布:这些话是他主动对你们讲的,还是你们问他的?

母亲:是他自己讲的。

堪布:还有什么其他的例子呢?

母亲:还有一件事,他前世的大儿子是一个出家人,名叫“次扎”,他十分痛爱这个儿子。在他出生的时候,次扎已经还俗了。所以,在他刚见到次扎的时候,他就显得不太熟识,并说道:“我的大儿子是个出家人!”我自己的哥哥也是一个出家人。一次,当他从学院回来的时候,西绕唐科看到他,就高兴地说:“我的大儿子来了!”当时,小孩子只有这么高,他跑到我哥哥旁边,看了看他的脸,仿佛又觉得不是,就往回跑。过了一会儿,又不甘心地跑回去再看。

堪布: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是出家人吗?

母亲:是的,是个出家人。虽然他自己真正的儿子已经在他去世之后还俗了,但他并不知情。所以,当这个出家人从远处回来的时候,他就误以为是自己的儿子,才来来回回地跑过去看。其实,那不是他的儿子,而是我的出家人哥哥。后来大约三四岁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介绍的情况下,他仔细辨认了次扎的相貌,就认出了前世的儿子。

堪布:是小孩子自己说出他儿子是出家人的吗?

母亲:就是他自己说的。

堪布:你们谁也也没有问过他吗?

母亲:谁也没有问过,包括他中阴身时候的情况,我们也没有问,都是他自己说的。

堪布:小孩子还有什么其他记忆前世的例子?

母亲:还有,我有一个奶捅钩子,上面的图案已经被磨光,有一个角也折断了。一次,在我绑腰带的时候,他发现了这个钩子,就说:“这肯定是我的!”然后就抓住不放。我不给他,他就大哭。没有办法,只好给他。从此以后,无论他去哪里都带着这个钩子,还时常对这个钩子说话。吃饭的时候,他就把这钩子搁在旁边,一边吃一边看着它;走路的时候,他就把钩子钩在自己的手指上;睡觉的时候,他就把钩子放在枕头边上。他能认出来的东西就是这个。我想,他前世的奶钩也肯定是这个样子的。但我们没有把那个钩子拿来给他看过。如果看了的话,我想他应该能认出来。

堪布:别的例子还有吗?

母亲:他还认出了他前世的那些姐姐。他说他前世有五个儿子,事实也的确是这样,我死去的那个姑姑(西绕唐科的前世)就是有五个儿子。

堪布:其他还有没有类似的例子?

母亲:他的大儿子他已经认出来了,下面的两个儿子后来他也认出来了。当时,我们住在公路下边。他前世的两个儿子正在公路上骑摩托,他看见后高兴的说:“我的两个儿子来了!”一边说一边往公路上跑,却没有追上,就哭着回来说道:“他们两个的确是我的儿子,但他们却不理我!”我们没有将这件事讲给他们听,他们也没有过来看过。

堪布:还有没有其他的情况?

母亲:小孩子还说他前世出嫁时,家里人陪嫁给他一匹红马,其中有一只蹄子是白色的。那匹马在山上的时候不好捉,捉到以后却变得很安稳、很老实。后来,他把它送给了他前世的公公。这件事如果问问她前世的姐姐阿雅,就应该很清楚了。

堪布:阿雅知道这件事吗?

母亲:知道。

堪布: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什么?

母亲:那年我们修了一间新房子,正在安装新钢炉的时候。小孩子忽然高兴地在外面叫,并且叫我们出去。当我们出去以后才发现,原来是他前世的两个姐姐来了。小孩子抓住她们的手,把她们迎了进来。等钢炉装好后,大家吃了一些东西,然后坐在毡子上聊天。小孩子问他的姐姐:“我在你们那里寄养了一头奶牛,现在还在不在?”他前世的两个姐姐故意问他说:“你的牛放在我们两个中谁的家里呢?”小孩子指着其中的一个姐姐说:“就是放在你家里。”他前世的两个姐姐当场就哭了起来,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两个姐姐是第一次来我们的新家,所以给我们带来了一盆水果。但因为伤心,走的时候连盆子也忘记带了。她们临走时叮嘱孩子的爸,让他一定带孩子到她们家去,牛还在,现在应该还给他。但是,牛寄放在她家的那个姐姐,去年因为拖拉机翻车,人已经死了。

堪布:是在没有任何人介绍的情况下,由他自己认出两位姐姐来的吗?

母亲:对!就是他自己认出来的。他前世的姐姐要来的时候,他好像有预感一样,很早就出去看。还有,我们家有一匹马生了一匹臀部是白色的马驹。这个小孩曾说等这匹小马长大以后,他就骑着它到那个寄养牛的姐姐家把牛要回来。但那匹马后来被牛给顶死了。后来母马又生了一匹小马,小孩又说,他要骑着这匹马回他自己的家去看公公,因为公公已经很老了。前世的那个女人去世的时候,她的公公已经快八十岁了。她曾经发心,要在公公八十岁的时候,到庙子里去举行一次佛事。但事后不久,这个女人就死了。小孩子虽然没有提到做佛事的事情,但他却时常唠叨公公很老了,一定要回去看一下!但这匹小马后来也死了,小孩子也因此而有点失望。

堪布:后来有没有再提到回家的事?

母亲:后来他又说他家里有几只山羊。并告诉我们他前世的家所在的地方,这个地方我丈夫也知道。

父亲:他前世家的房子在一个顶上很平的山坡上。

堪布:他几岁时就开始不再提前世了?

母亲:十一、二岁的时候后,也就是那两匹马死了之后,他有点失望,就不太提前世的事了。

堪布:之前提到过上世家里的事吧?

母亲:提到过。

堪布:常常提起吗?

母亲:常常提起。那个女人去世的时候,我和我丈夫虽然已结婚,但她却从来没有见过我丈夫,因为相互之间住得比较远,所以是陌生人。小孩出世以后,也不认识我丈夫,完全把他当成陌生人一样。

堪布:孩子前世的那个女人没有死之前,你是不是还没有去她(此处指唐科母亲,他父亲为入赘女婿)家?

父亲:去了,却没有见过那个女人。

堪布:今世他出生以后是不是不认识你?

父亲:不认识。完全把我当做一个陌生人,却经常跑到母亲跟前。

堪布:他对你有没有象儿子对父亲一样的感情?

父亲:没有。他根本不理我,我抱他的时候,他也使劲挣扎。

堪布:他不认你是父亲吗?

父亲:不认。

母亲:他只关心前世的那些亲戚。

父亲:他确实把我当成了一个生人。从不愿在我怀里,只想往他母亲怀里钻。我们的其他孩子都不是这样。而且,他一天也不愿意和我一起睡,每当我们在一起睡的时候,他就会哭着跑到别的地方去。

堪布:孩子的前世与你是什么关系?

母亲:是我的姑姑。她很关心我,我们是在一个帐篷里面长大的。

堪布:你们听到这些以后,认为他的确是你们的姑姑转世吗?有没有怀疑的成分?

母亲:没有任何怀疑。我的确认为,我的姑姑已经来到我的家中。因为,当年有一次她来我家作客的时候,当时我们家有180头牛。有一天早晨,她从门口看到我在处理牛粪,就说:“我来帮你处理吧。”我说:“不用了,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吧。”下午,她转神山回来,又看到我在收拾牛粪,她又说:“我来帮你收拾吧。”我还是说:“不用。我一个人能收拾,您还是休息吧。”就这样我始终没有让她帮忙。后来小孩子出生之后就对我说,他是来帮我处理收拾牛粪的。

堪布:他上一世的丈夫是牧民还是农民?

母亲:她先后出嫁两次。她的第一个丈夫是农民,大儿子是第一个丈夫的孩子,也就是刚才说的“次扎”。她的第二个丈夫是牧民,当她再次出嫁的时候,把儿子留在了自己的娘家,是她的姐姐阿雅帮她带大的。她一直有一种歉疚感,所以就特别关心他。后来他看到其他的儿子,也就是那天追摩托车没有追到的时候心里很难过,希望儿子们能来看他,但最终一个也没有来。

堪布:他是不是不太关心其他的儿子?

父亲:是。他一共有五个儿子,那天追摩托车虽然没追上有点难过,但后来也就不太在乎了。

堪布:只是特别关心次扎吗:

父亲:是的,因为她从前抛弃过他。

母亲:还有,当那个女人生病的时候,曾给她哥哥,也就是次扎的舅舅说:我这个病可能治不好了,如果有什么不测,次扎的事就全部托付给你。

堪布:你们有没有给那个女人的丈夫家说过这个小孩是她的转世?

母亲:没有。

堪布:为什么不对他们讲?:

母亲:一来因为我们离得比较远,沟通起来也不方便;二来是因为我们家比较穷,财产、牛羊都少。如果我们说孩子是她的转世,好象是在向他们索要东西一样,因此就没有讲。

堪布:后来他们家知道吗?

母亲:也许知道。

堪布:如果他们知道,也肯定是小孩子自己说出去的。除此之外,你们没有讲过是吗?

母亲:是的。她前世有五个姐妹,即使他从很远的地方看见她们也认识。

堪布:是不经别人不介绍自己认出来的吗?

母亲:是。

堪布:他前世的家人承不承认这个孩子是前世那个女人的转世?

母亲:他前世的家人当中,小孩见到的几个人,包括拉日姑姑、阿雅姑姑、次扎、我哥哥,他们都见过这个小孩,也和他谈过话,所以承认,没有人持怀疑态度。其他人我们没有问,所以不知道。

有关西绕唐科的采访之二

采访对象:次扎

堪布:据说他们家的小孩西绕唐科,是你去世的母亲转世,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次扎: 我认为确实是这样,因为他认出了一些东西。

堪布:在他小的时候,你们有没有见过面?

次扎:我们见过面。

堪布:见面的时候,他有几岁?

次扎:大概是3岁。

堪布:他说了什么能让你相信他是你母亲转世的话?

次扎:我问他认不认识我,他说:“不认识。” 我又说出我的名字,问他认不认识这个人,他说:“认识。他是一个出家人。”我以前是一个僧人,后来还俗了,这是我相信的第一个原因。

堪布: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次扎:另外,我曾问他:你前世家里还有什么牛、羊之类的东西?他回答说:“有一匹马,是红色的。”她家确实有一匹马,每次她回娘家的时候都骑回来。我母亲去世的第二年,那匹马死了,所以他从来没有见过那匹马,这是我相信的第二个原因。

堪布:在他出生之后,直到与你见面之前,有没有去过他前世丈夫的家里?

次扎:从没去过。

堪布:他有没有可能从别的地方听到她家里有一匹红马的事情?

次扎:没有可能,谁也没有讲过红马的事情。

堪布:还有别的情况吗?

次扎:大概没有了。

有关西绕唐科的采访之三

采访对象:前世妹妹

堪布:听别人说,你去世的姐姐“冬摩措”的转世是“唐科”,你有没有听到或看到过他是你姐姐转世的事例?

妹妹:在冬摩措去世不久,“白玛登布”****曾经告诉过我(那时候庙里正在建佛堂):如果我能发心为“冬摩措”给佛堂大殿供养一根柱子的话,我的姐姐就可以转世为男孩。听了这话,我就用一千块钱为她买了一根柱子供养佛堂。后来我到那个小孩子(唐科)的家里,小孩对我说:他是我姐姐的转世。说完就忙着找东西送给我,最后找来一件自己的内衣。之后就一直坐在我身边不走。小孩子又说,他在那个时候(中阴期间)去过我哥哥家,但我哥哥的家人没有理他,他找不到别的去处,于是就来到现在的家。他还告诉我说自己有好几个孩子,最大的儿子叫“次扎”。因此,我认为他应该是她的转世。

堪布:他说去你哥哥家而没有人理他的事情,是不是在他没有投生之前的事?

妹妹:是。在去投生的路上,那时侯应该说是灵魂吧。他说当时没有找到别的去处,才去到他们家。当时他年龄很小,却能将这件事说得很清楚,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小孩能够这样。所以,我认为他是我姐姐的转世。

堪布:在他中阴身时不理他的那家人,与你是什么样的关系?

妹妹:是我最小的哥哥家里的人。小孩说当时他去了“多伊爸爸”家,很多人都把我哥哥叫做“多伊爸爸”,所以他也这样叫他。

堪布:当时他有多大?

妹妹:好像是3岁,刚刚会说话的时候。

堪布: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对你说些什么?

妹妹:他说:我是你姐姐的转世。并跑进家里到处找东西送给我。我那次是下午到他们家, 第二天上午回来的。他一直坐在我身边不走,还说要去我家。我是哭着回来的,从此以后,我就不再为我姐姐的去世而伤心了。

堪布:他送给你的是他的衣服吗?

妹妹:是他自己的小衣服,还有碗和小鞋子,而且还把小衣服盖在我的背上。他还到处找东西来给我。

堪布:他是不是把自己穿的衣服脱下来给你?

妹妹:是。他前世在丈夫家的时候也经常说:“你孩子多,生活条件不好。”并经常找东西给我,包括她自己的旧衣服、戒指之类的东西都给过我。她死了以后,我老是梦到她,心里放不下,就很想去问****,但不知道怎么问才好。因此就去找到“白玛登布”****的一名叫“拉较”的侍者,请他帮我很仔细地问一下“白玛登布”****。登布****说:她现在还没有投生,即使投生的话,也是寿命很短。如果供养佛堂一根柱子,就可以投生成一个男孩子,而且没有寿障。我于是就供养了一根柱子,之后就再也不做这样的梦了。后来我听说,却丹家的小孩是我姐姐的转世,我就买了一些糖去看他。

堪布:你专门去看他是不是你姐姐的转世吗?

妹妹:是的。我到他家的时候,小孩他非常高兴,到处找东西给我。他对他妈妈说:“这是我的妹妹。”当时我很伤心地哭了。我问他:“你可能是我的姐姐,但你能告诉我你有几个儿子吗?”他好像回答说有6个儿子。当时他说得很清楚,但是现在我有些忘了,他还说他的大儿子叫“次扎”。当时小孩子刚刚学会说话,词语不是很清楚。第二天我要回家的时候,他怎么也不让我走,非要跟我一起回家不可。但因为他当时太小了,所以我还是没有带他回家。

堪布:他说过“次扎”是他的儿子吗?

妹妹:他说:“次扎是我的大儿子,达是我的小儿子,我还有其他很多的儿子。”我知道他的小儿子叫“达拉落布”。

堪布:他说不出来全名吗?

妹妹:后面几个字说得不是很清晰,虽然他年龄很小,但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

堪布:他有没有说他要见其他的儿子?

妹妹:我在的时候他没有对我说,不知道我走了以后有没有说。

堪布:他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他的家人介绍的,还是他自己认出你来的?

妹妹:是他自己认出来的,他跑着来迎接我。

堪布:是不是一见面就认出来了?

妹妹:是的。他那时候很小,还不太会走路,有时会摔倒。但还是踉踉跄跄地跑着出来迎接我,看起来很可爱。

堪布:你去是为了看他是不是你的姐姐,你回家的时候,心里是怎么认为的?

妹妹:我认为肯定是,根本没有不是的可能。白玛登布****也曾经告诉我,她会转世成男孩, 而且会投生到某个亲属家里。她去世之后,我经常因为想念她而哭。甚至供酥油灯的时候,连眼泪都滴到灯里面去了。从那以后,我就放心了,再也没有哭过。

有关西绕唐科的采访之四

采访对象:大姐

堪布:你叫“卓措”吧?

大姐:是。

堪布:你有一个曾经去世的妹妹转世为却丹家的儿子,是有这种说法吗?

大姐:有。

堪布:那你有没有听过或见过能够证明他是你妹妹转世的事情?

大姐:“台西村”有我的另一个妹妹,她曾经和我一起去他(唐科)家时,他跑来迎接我们,还叫他的父母也出来迎接我们。与我一起去的那个妹妹,在小孩子出生以后一直没有互相见过。小孩子却抓住她右面的袖子,非常地高兴。当时他家正在装钢炉,我们进去后坐在他家的坐垫上,他对我妹妹说:“我曾经在你家寄养过一头母牛,现在还在吗?”我妹妹问他:“什么样的牛?”他回答说:“是一头白脸的母牛。”她说:“牛还在,你以后和你的父亲一起来我家,我还给你。” 小孩子说:“如果牛在的话,我以后会来的。”

堪布:这是跟你一起来的妹妹与他的对话吗?

大姐:是的。

堪布:是有一头母牛寄养在她家吗?

大姐:她说是寄养在她家里,但我不知道。

堪布: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孩子跑过来抓住了你妹妹的袖子吗?

大姐:是。当时他们家的狗叫得很厉害。他跑过来先抓了我一下,然后跑过去抓住我妹妹的袖子。

堪布:他是自己认出你妹妹的呢,还是别人介绍给他的?

大姐:是他自己认出来的。

堪布:小孩子还说过别的话没有?

大姐:他对我说:“我是‘次扎’和‘达拉’的母亲,是你的妹妹,你不认识我了吗?”他还说他曾经有一匹红马,但还没有见到过。

堪布:红马是谁给他的?

大姐:红马是我母亲给她的陪嫁。

堪布:那时候,那匹红马是不是还活着?

大姐:我不知道,红马在她丈夫家。

堪布:在你们见面之前,小孩子有没有可能从别的地方知道陪嫁的事情?

大姐:可能没有人跟他说过。

有关西绕唐科的采访之五

采访对象:唐科

堪布:你叫什么名字?

唐科:唐科。

堪布:是叫“西绕唐科”吗?

唐科:是的。

堪布:我听别人说你小的时候能够记忆前世,是不是真的呢?

唐科:是真的。

堪布:现在还记不记得?

唐科:不记得了。

堪布: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唐科:对。

堪布:你认真地回忆一下你小时候记忆前世的事情,看能不能回忆起来?

唐科:不能。

堪布:你父母告诉你的关于你以前记忆前世的事情,你现在还记得吗?

唐科:不记得了。

堪布:有关前世的事情在现在的梦里有没有梦到过?

唐科:也没有。


分享按钮 返回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