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王诛灭释迦族的前因后果

——益西彭措堪布《因果的奥秘》节选

 

以下宣说琉璃王诛灭释迦族的公案:

波斯匿王初登王位时,想迎娶一位释迦族女子作王后,于是派遣大臣去迦毗罗卫国求婚。五百释迦族人聚会商议此事,他们显得十分不悦,因为释迦族种姓高贵,不应与女奴之子婚配,但又因惧怕得罪波斯匿王,所以一时商议不下。当时长者摩诃男说:"波斯匿王的性情暴恶,我们如果不应允,他必定会毁坏我们的国家。我家婢女有一位美丽端庄的女儿,不如就将她嫁给波斯匿王。"得到众人同意后,摩诃男就让此女子沐浴更衣,又用宝车亲自将她送往波斯匿王那里,并且告诉波斯匿王:"这是我的女儿,你们可以成亲。"国王非常欢喜,拜她为第一夫人,不久夫人生下一子,即琉璃太子。

太子八岁时,波斯匿王就令他前往迦毗罗卫国学习射箭的技艺。琉璃太子乘着大象,与众多仆人一同前往摩诃男家中。摩诃男召集五百位童子,陪伴王子学习。

当时,新建了一座讲堂,犹如天宫一般。众人说:"我们应先延请佛与僧众前来应供,这样可以获得无量福报。"于是敷设座具,悬挂幡盖,以香水洒地,焚烧名香。这时,琉璃太子跑进讲堂,登上狮子座,释迦族人见后,声色俱厉地呵斥他:"女奴的儿子!"并且将太子牵出门外,推倒在地。琉璃太子感到非常屈辱,便对身旁的苦行梵志说:"释迦族人对我横加毁辱,以后我登上王位时,你要提醒我这件事。"

后来,波斯匿王死后,琉璃太子继位,苦行梵志就此事提醒琉璃王。琉璃王便命令群臣集合四种兵甲,前去讨伐释迦族。当军队抵达迦毗罗卫国时,琉璃王遥见世尊在一棵枯树下结跏趺座,于是下车作礼,问道:"为什么您不坐在枝叶繁茂的大树下,却坐在此处?"佛陀说:"亲族阴凉之故,胜过一切外人。"国王便说:"今日世尊为了亲族,我也不应征讨。"

后来,苦行梵志一再奏请讨伐,琉璃王便又再次兴兵。此时,目犍连尊者对世尊说:"琉璃王前来讨伐释迦族人,我想将他的四部军队抛到他方。"他又想将琉璃王的军队拔出虚空,或者移到海中,或者移到铁围山中间,或将释迦族人移到他方国土,或以铁笼子覆盖全城。佛说:"你虽然具有这样的功德,但终究无法将释迦族人置于安全之地。众生有七事不可避免,即:生、老、病、死、罪、福、因缘,想避也避免不了,你又如何能覆盖住他们往昔的业呢?"然而,目犍连始终无法释怀,便将相识的四五千人摄入钵中,一直举到空中星宿之际。

释迦族人集合四兵,出城一由旬以对抗琉璃王。释迦族人技艺高超,他们在一由旬内遥见琉璃王,或射落对方士兵的头髻,或射断对方弓弦,或射破器杖、幢幡等,但并未伤人。琉璃王非常惧怕,对群臣说:"你们看此箭从什么地方来的,他们如果真想伤害我,我必死无疑。"于是下令退兵。苦行梵志劝阻说:"大王不必畏惧,释迦族人个个持戒,他们连蝼蚁尚且不杀,更何况是杀人,还是应当进军。"琉璃王便听从苦行梵志的话,继续进军,释迦族人果然退入城中。琉璃王喊道:"速速打开城门,否则,我会将你们赶尽杀绝!"此时城中有位十五岁童子,名叫奢摩,他登上城墙独自应战,伤损了众多敌军,敌军顿时崩溃逃散,藏入土洞内。当时释迦族人告诉童子说:"你有辱于我们释迦族的门户,谁不知道应战?但我们释迦族向来修善,尚且不伤蝼蚁,更何况是人命?我们一人能敌万人,如果迎战,必定能摧毁敌军,但以杀害人命,死后将堕地狱,即便生在人中,也是寿命短促,你应速离此地。"奢摩童子便离开了城市。

后来,琉璃王军队再次来到城门外。当时魔王波旬化作一位释迦族人,喊人打开城门,释迦族人见是自族人,便打开城门,琉璃王军队就此乘虚而入。琉璃王说:"释迦族人众多,索性将他们双足埋在地下,让暴象踏死。另外再挑选五百释迦族女人,带到我这边。"当时,摩诃男乞求琉璃王:"我现在沉入水中,在我浮出水面的这段期间,无论时间长短,请你允许释迦族人随意逃走,等我浮出水面之后,你再杀死他们。"琉璃王应允之后,摩诃男便跳入水中,将自己头发系在树根上,于是断绝性命。城中释迦族人从四城门竞相奔逃,琉璃王问大臣:"摩诃男为什么还没有浮出水面?"旁人就入水将已命绝多时的摩诃男抱出,琉璃王见到外祖父已死,非常悔恨:"我外祖父为了救护自己亲族而死,早知如此,我终究不应如此讨伐。"

为琉璃王所杀之人,有九千九百九十万,血流成河,环绕迦毗罗卫城。退军之后,目犍连尊者对佛说:"承佛神力,我已护佑四五千人。"佛便令尊者观察。目犍连尊者将钵从星空取下,所藏之人全部都已经死亡。

琉璃王到尼拘罗园后,安慰五百侍女:"不必忧愁,我就是你们的丈夫。"然后想和一释迦女交通,这个释迦女骂道:"我为什么要和女奴之子通情?"琉璃王大怒,便斩断她的手足,扔入深坑。五百侍女都这样辱骂琉璃王:"谁会以自己身体和女奴之子交通!"于是五百侍女也惨遭同样的惩罚。五百侍女惨痛难忍,便唤如来名号求佑:'我们同是释迦种姓,如来出家成佛,我们惨受这样的痛苦,为什么不忆念我们?'佛与众比丘便前往劫毗罗城去,释迦女遥见世尊,都心怀惭愧,世尊对帝释天说:"众女子惭愧无衣。"帝释就以天衣盖覆女子身体。佛告诉毗沙门天王:"众女子饥渴已久,置办些许天食,令彼等饱足。"佛又为彼等演说苦集灭道,诸侍女尘垢俱尽,得到法眼净,命终后升到天上。

佛行至东门,见到城中一片废墟,佛告众比丘:"以前我与众比丘在此处说法,如今已成废墟,无有一人,从今以后不再来此。"于是回到舍卫国祇树园,告诉众比丘,琉璃王和他兵众七日之后,都将毁灭。琉璃王闻言,非常恐怖。到第七天时,琉璃王以为已幸免于难,便带军队与釆女到阿贻罗河两侧举行宴会庆贺,忽然天空中,云团翻滚,倏起雷震,暴风骤雨,将所有人漂溺而死。琉璃王堕入阿鼻地狱,天火将宫城一烧而空。

诸比丘问佛:"释迦族以何因缘受此苦难?"佛说:"往昔,罗阅城有一鱼村,因为时值饥荒,米贵如黄金,人们就以草根为食。村中有一大池塘,池内有很多鱼类,人们便捕鱼而食。当时有二条大鱼,这样说到:'我等是水族,不是处在干地之中,而这些人都以我们为食',村中有一小孩,才八岁,虽然不捕鱼,但见到人们捕鱼时,心生欢喜。当时罗阅城人就是今日释迦族,当时二条大鱼,一为琉璃王,一为苦行梵志,见到鱼笑之小孩是我,因为杀鱼的罪业,无数劫中受地狱苦,我也因随喜造恶,而感召今日头疼,如被石头压住一般。"

面临自己国家毁灭,慈悲的佛陀何尝不愿援救?但是,若以个人意志可以遮止业力现行,又怎么能成立业果不虚?因此,即便是具足十力的佛陀,在业力成熟之际,也不能拯救一人,毕竟谁也无法改变业果的规律。

从这个地方,我们也联想到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长达三十年的越南战争、中东战争、两伊战争,唐山大地震、东京大地震以及文化大革命,这个世纪的伊拉克战争、印尼大海啸、疯牛病流行、非典流行等。在业力成熟之时,确实无法抗拒,瞬息之间就可以让无数众生毁于一旦。如果不懂业果,或许会觉得这些天灾人祸不会降临于自身,但是,如果以业果来衡量,就会令人恐惧。因为,我们正身处无边业海之中:每个人过去世都曾造过无数能显现类似甚至更严重果报的罪业,而这些罪业就像一颗颗等待引爆的核弹,正安住在自己的阿赖耶识之中,一旦暴发,我们就会被炸得魂飞魄散。所以,我们不是活在太平世界中,在表面的安乐下,的确隐藏着恶趣现前的极大危机。凡夫人的处境都很危险,说不定何时业力发动,就会染上艾滋病、被卷入战争,或被洪水冲走、被大火焚烧。所以,认识业果的相之后,自己应励力忏悔,祈求上师金刚萨埵加被,能在恶业成熟之前,将它忏除。


分享按钮

电子书下载:益西彭措堪布《因果的奥秘

生死书:因果专题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