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因果实录 | 生死书

半块饼子

人人都想发财,有的人则能够抓住机遇,心想事成;有的人虽然也能随机而上,努力奋进,却拼搏一生终难成就;还有的人虽然积累了不少的财富,却不长久,一个失误成千古恨。十多年来就在妙法老和尚跟前听到不少人请教这方面的问题,我选两个故事讲给读者听。

还记得上一本《现代因果实录》妙法老和尚开示一章里,有位居士请问怎样才能多聚钱财、想帮助建设道场的问题吗?老和尚开示他:“财即是柴,多聚无益,常付之一炬,并容易引火烧身。柴能够取暖,需要时俯拾即是,不可贪多,成为隐患。”

还有一半的故事现在我把他续上。

为什么这位居士请教想多聚钱财修庙建寺呢?因为他已是一位事业上的成功者。一家三口自皈依佛法僧后不久就持了全戒。家有千万,却能持戒严谨,实在令人敬佩。看来富贵学道也不难,关键是宿世有无慧根、与佛结没结过缘。他的刚上高中的儿子程伟,有一天放学与几个同学同行,其中一个同学可能是饿了,买了一个烧饼咬了一口,嚼了嚼就吐了出来,随手把烧饼扔在了前面地上,程伟问:“你怎么扔啦?”同学说:“不好吃。”说话间走到了烧饼跟前,抬腿一脚又踢出几米远。程伟急忙跑上前拾起了烧饼递给同学说:“扔了太可惜了,吃了吧,浪费粮食可是有罪的。”同学笑道:“我买的烧饼,想扔就扔,犯什么罪?你怕浪费自己吃!”程伟稍一犹豫说:“那我替你吃了吧。”说着吹了吹烧饼上的土,就边走边吃起来,当程伟妈妈向老和尚说这话时眼圈都有些红了,她说儿子跟自己说这事时都哭了。老和尚听后赞赏地看着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孩子说:“好孩子,好好学习,前程无量啊!”

程伟的爸爸说:“程伟从小就喜欢打坐,有时他在屋里玩着玩着,就找不见他了,又没听见大门响,我和他妈正奇怪时,忽然衣柜里好像有什么动静,拉开柜门一看,儿子端端地盘腿坐在里边,闭着双眼,小嘴不出声地在念叨着什么,我把他抱出来问他坐在里边干什么,他说:‘玩呗!’‘你嘴里念叨的什么?’他说:‘我也不知道。’师父您说这孩子是不是跟佛有缘呢?他早就说自己将来不结婚,不找那个麻烦。”老和尚对程伟妈妈说:“是啊!你们就好好培养他吧,让他做一个有知识的佛教徒,将来才能为佛教弘法事业做大的贡献。”程伟爸爸说:“我有个事想不明白,压在心里几年了,想请教师父,我原来只有初中文化的底子,后来遇到了机会,想自己做点事,谁想事情一做起来就很顺利,直到今天,虽然不是什么大企业,也还过得去,有时我会对自己产生疑惑,我认识不少文化底子很高,又很聪明的人,甚至比我搞这一行还早,却始终发展不起来,还有的兴盛了几年一下子又栽了进去,而我不仅发展顺利,还有幸遇到了佛法,念佛诵经、印经印佛像,生意越来越好。这不能不说是福报,师父能告诉我过去种过什么因,才会有今天的果吗?”

师父说:“这样的问题本应由自己去参禅,功夫到了就会明白的,想必你做生意一天到晚光想着挣钱,也没有时间打坐。为了让程伟和大家都能明因果,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释迦佛年代,有一次佛弟子千人,盘坐满堂,在听闻释迦佛讲经说法。坐在最后一排讲堂大门口的一位比丘,腹中突然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周围比丘们都在专心听法,没人理会。这位比丘忽闻身后有嘻嘻的笑声,他扭回头一看,门外一位八九岁的男孩,嘻笑的口中还嚼着东西,手里拿着吃剩下的半块饼子,小声问道:‘你饿了吗?’比丘点点头,于是小孩把手中的半块饼子递给了他,扭头便跑着玩去了。”

老和尚说:“那个小孩就是你的前身,因为你给了那位比丘半块饼子充饥,使得他能够安心听经闻法,这个功德非常之大,这就是你今生能够富有的因缘。《地藏经》上说:未来世中,若善男子善女人,于佛法中,种少善根,毛发沙尘等许,所受福利,不可为喻。……未来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遇大乘经典,或听闻一偈一句,发殷重心,赞叹恭敬,布施供养,是人获大果报,无量无边,若能回向法界,其福不可为喻。

那个孩子,因为好奇而凑到讲堂门口听闻了几句佛法,也可能他并不明白义理,却在多生之后的今世,因缘成熟,不仅成了佛弟子,而且很富有,那就是你。要知道,被那个小孩半块饼子抵住了饥饿的那个比丘,也许正是因为能够安心听闻佛法,就开了悟,就证了果。因为和你的因缘,说不定也会来到今世和你相聚或者和你相遇,共同弘扬佛法,只要你不断精进,参禅打坐,有一天会明白的。

那些做事情不能成功的,多是前生或今世不肯布施或者是有其他障碍的人。要想转变命运就要懂得布施,多做利国利民的慈善事业,不搞杀盗淫,持之以恒,会有成就的。

那些富有之后又钱财散失的人,多是花钱造业促成的。如邪淫炽盛,为饱口腹大造杀业等等,或者是不正业赚的钱,比如搞杀盗淫妄行业,一旦因缘成熟,恶报即会现前。所以,从事这些行业的人,要赶快转行,忏悔罪业,就会扭转未来的恶报。”

致富之道

严大居士, 在国内许多寺庙都有点名气。 人们之所以称其为大居士,第一是他财大,全国几个大城市都有他的企业;第二是修庙造像印经的雄心大;第三是脾气大。

严大居士这个人,我早有耳闻,但却是在他给妙法老和尚顶礼时才认识他的,看上去60出头,却已是满头白发了。一眼望去,没有企业家的风度,倒像个退休的老工人,外面穿一件蓝色的防寒服,下穿带有许多皱褶的深蓝色裤子,脚下着一双旅游鞋,鞋带松着——确实显得有点邋遢。

我怎么注意起人的外相来了呢?因为在我所听闻的他的“事迹”中,他向来都是视金钱如粪土、阔绰大方的。有人说,他家的金制的佛像,只要来访者赞叹说声好,他就双手捧送,不请走都不行。他看着好的佛教书籍,马上安排去印,最少也是两个十吨集装箱,他去的寺庙,只要发现桌椅板凳、杯盘碗勺不够用或是坏了,马上放下几千元乃至上万元帮助解决,后来他对人说,现在不放钱了,是直接把要的东西买来送去,因为他后来发现有的庙里,收他钱的居士,不但没买东西,连人也不见了。

“我给他下地狱提供了条件,我也是有罪的,今后只给东西不给钱!”他瞪着一双大眼睛,有点愤愤地说。

他还为某寺院雕了一尊高达22米的香樟木观世音菩萨像,光金箔就用了两公斤,花去人民币百万之多。

妙法老和尚请他坐在旁边,慈祥地问:“早就听说过你,是有事情找我来的吧?现在退休了吗?”

严居士说自己的两条腿不行了,感觉很沉,走路都是提着两条腿走。另外自己的头疼病已经几十年了,国内外的有名医院都去过,光看病连路费带药费花了一百万都出头了,仍是时好时坏不起作用。他还拜请过几位西藏来京的活佛灌过顶,也没能止住头疼。现在他把企业都交给孩子们去管了,自己念念佛跑跑寺院,实在是想求佛菩萨加持,叫这两样病好了,否则吃饭睡觉都心烦,所以老爱发脾气。

他认真地对师父说:“我真正知道了,财力大不过业力,钱财帮不了我的忙,所以这几年我尽可能为佛教做点事,希望将来我走的时候也能没有痛苦地往生,看了《现代因果实录》这本书后,我才知道师父的名号,我通过各种关系才知道您老的住地,冒昧地跑来拜见您老人家,我也知道您已闭关念佛不再见客,可我还是执著地找上门来,请老和尚慈悲谅解,我一直想知道,我为佛教大小也算做了点事情,而且吃斋多年,为什么不但头痛病没好,腿又出了问题,望老和尚慈悲开示。”

老和尚说:“居士不要客气,我所以不再见客是因为气力达不到了。没出书的时候,我可以随缘讲一讲因果,以警示世人,现在书出来了,倒成了广告,许多读者没弄明白道理,只知向外求,四处找妙法老和尚,把妙法老和尚当成了神医,那是错误的,如果不知道向内求——纠正自己的言行,就是见到了观世音菩萨,也不能让你离苦得乐。你的事另当别论,好像你的文化程度不高吧?(严居士回答自己是初中毕业)你知道你的事业为什么能成功吗?”

严居士说:“那是赶了上国家的好政策。”

师父说:“那只是外面的缘,全国办厂做生意的人太多了,像你这样成功的毕竟是少数。”

严居士问:“那一定是我的前生种的因吧?”

师父说:“为什么要跟你谈这个呢?因为你的头疼病跟这个有关。你的太太为什么没跟你一起来?”

严居士说:“本来太太一定要跟来,可家里养了一条德国种的观赏狗,她要是出来就没人能照顾狗了。对了,师父,您怎么问起了她?”

老和尚说:“好像你走到哪里你太太都会跟着你是吧?”

严居士笑了:“对,我去哪她都要跟着,离开我就没了主心骨,有时我都有点心烦。”

师父郑重地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听了可不准生气。”

严居士立刻端正了身体说道:“哪能呢!我看过《现代因果实录》,就是为听您讲故事才来的。”说着又上前叩了三个头。

师父说:“百年之前,有个十几岁无依无靠的穷孩子,讨饭到了一个半山腰上的庙里,大和尚可怜他,问明他家中已无亲人后,就留他住在寺内一间闲房里,让他帮着打些柴,干点杂活,需要时叫他到山下背些油盐粮食什么的。后来他不知从哪里捡来了一条黄狗,一天到晚跟在他身边。下山时给他当个护身壮个胆,快到寺庙时黄狗会提前跑到门前‘汪汪’地叫门,夜晚与他睡在一张地铺上,几年来一直与他相依为命。

每逢初一、十五,常有山下上来的不少善男信女到庙里进香,看到人家男女老少欢欢乐乐地拜佛上香,嘻笑玩耍,令他十分羡慕,曾感叹地搂着黄狗说:‘我将来能娶个媳妇像你这样就好了,天天跟着我,也好有个伴。’又有一天,在香客下山后,他有些疑惑地走进香烟缭绕的大殿,站在佛像下,抬头仰望着高大庄严的佛像,凝视良久,自言自语地说:‘佛呀佛,也不知真有佛还是假有佛,如果真的有佛,那你就让我也好过一点,也能有个家什么的。’

此时忽听身后大和尚说着话走了进来:‘你是不是也想发点财呀?’他赶紧回头说:‘师父,哪个人不想发财呢?我要是有了钱,不就能成家立业了吗。’

老和尚说:‘是啊!有了钱就能成家立业,可是无论多么有钱他都得一天天变老,也会生病,早晚有一天都得在儿女们的哭喊声中死去,你说是不是啊?’

他一听师父这么说,愣了一下问道:‘照师父这么说,我就是有了钱也不过是能好过一些年,等病来了,死来了,不还照样是苦吗?’

‘是的。’大和尚说,‘任何人也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规律,到死的时候两手空空被埋在土里,腐烂,最后变成了一把泥土。而神识又去轮回,去投胎,去当牛作马,去下地狱,再去受轮回之苦,没有尽头。’

‘师父,真的有投胎转世吗?’

大和尚一指他身边的黄狗说:‘它过去就是这个庙里的沙弥,右眉梢上长有一个小痣,因为不到开饭的时候,偷吃了一个馒头,当别人发现少了一个馒头问他时,他一口否认并发誓说:如果偷吃了,将来就变成一条狗。后来生病死了,这不!真的成了一条狗又到这个庙里来了,你带他一进庙,我就认出来了,现在你去拨开它右眉梢上的毛看一看,是不是有一颗褐色的小痣?’

听大和尚这么一说,他似信非信地蹲下身用手指分开黄狗眉梢上的毛。‘呀!’他吃惊地叫了出来,‘真有一颗小痣,它跟我几年了,我怎么没发现?师父是怎么知道的呀?’(当妙法老和尚讲到此时,我发现严大居士忽然激动起来。)

大和尚继续说:‘人犯了错,一定要敢于认错和改正,不可以违心地用发誓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假如你真地没做过,那还没什么,如果说谎,那你所发的誓言迟早会兑现。当这狗的业报了了之后,下一生还会为人,再接着修行。’

‘那怎样做才能不再有轮回之苦呢?’

大和尚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死,所以要抓紧修行,出家可以了生死,在家娶妻生子也可以修行,当然出家修行障碍会少一些。’

‘那我想出家修行了生死,师父收不收我?’

大和尚笑了:‘我早就等着你说这句话的。’”

妙法老和尚接着讲:“做了沙弥的大男孩,决心当生修出三界,非常刻苦用功。然而,在几年之后,他因生病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愿力没能实现。多少年后的今天,他又生到这个世界上来了,本应当继续出家了过去的愿,但过去生出家前一个愿望的种子却发芽了,前生那只黄狗因为在庙里看家护院有功德,也到人间来了,是一个美丽贤良的女孩,而且应了那个大男孩的愿,真的做了他今生的妻子。”

老和尚微笑着问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吗?”

严居士兴奋地点头回答:“知道,师父说的是我,我太太右眉梢上也有个褐色小痣。”

老和尚又说:“你所以能有今生的福报,是前生为庙里做贡献的结果,你的头疼病,只要你一出家就会好的。你的双腿里面都是你做生意期间送礼、收礼、行贿、受贿的业障,拖着那么重的罪业,怎么会迈得动腿?要真心忏悔这些罪业,就会了的,我有些累了,让果卿给你安排饭吧,该说的都给你说了,满了你的愿。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了。”

严居士赶忙顶礼致谢,说道:“谢谢师父开示,出家的事我会考虑的。”

严大居士究竟出没出家并不重要,现代人不是都想发财致富吗,这个故事就是告诉大家一个致富之道,那就是印经弘法,供养佛法僧。无论你遇到多么好的缘,如果自己没种过因,是得不到果的。好比你不准备种子,给你再好的土地,有再好的自然条件,你也不会有收获一样。

楞严神咒

甄明居士家的两层小楼落成了,在喜庆的鞭炮声中,甄明夫妻搀着80岁的父母搬进了新居。当天下午,他们用水果、糕点、饮料各种小食品招待了来庆贺新居的乡亲们。他们的两层小楼在村里是第一栋,因此格外地引人注目。而他们家在3年前也是全村最贫穷的家庭,穷到连个做饭的厨屋也没有,只用两张破席四根树枝在院子里“架”了个厨棚,下雨能淋到三块砖头支起的铁锅里。全家上有父母、下有四个子女,挑大梁的重担就落在甄明媳妇身上了。而甄明哪里去了?躲债去了。

话还得从改革开放开始说,甄明在村里也不是等闲之辈,同别人一样把田地交给内当家的,自己干起了“皮包公司”,当起了甄经理。起初的三拳两脚还挺好看,挣了一些钱,甄经理就想做大生意,于是申请向银行贷款20万,基于甄经理的公司能**,于是乎银行就贷给了他20万元。

有了20万元作后盾的甄经理在寻找到合作伙伴之后,不久就被“朋友”来了个“卷包汇”——连人带钱都找不见了,这一下可难住了甄经理,银行向他要贷款,法院的传票都下来了,怎么办?无计可施的甄经理只好溜之乎也,去投靠老朋友H县的单良,而此时的单良正计划来T市找我,因为他从我老家的弟弟那里知道了我拜了一位高僧为师。研究道家功夫的单良自然不肯放过这个良缘,于是乎携同落魄的甄经理在我的带领下见到了妙法老和尚。

缘份,就是不可思议,甄明因为“缘份”被朋友来了个“卷包汇”,也是因为缘份又成了妙法老和尚的弟子。

回到单良家的甄居士也不敢住到单良家,因为法院已派人来打听过甄明的行踪,于是在一片荒废了的土地上以每月10元钱租下了一个看水塘用的废弃小屋,由单良每天送一次饭,因没有村里人到这来,倒也格外清净。甄居士在此一住就是八个月。这八个月他除了睡觉就是打坐,再有就是背诵楞严咒,犹如出家人闭关一样,吃素、念佛、背楞严咒,晚上不仅没有电灯,连个煤油灯都舍不得点。

学双跏趺座时,四十几岁的他因为腿粗、肚子大,始终盘不好,常为此烦恼。有一天夜里,他正在学打坐,忽见一个胖和尚坐在他的对面教他如何打坐,告诉他:“你太胖,可以像我这样坐。”于是他照着胖和尚的样子将右腿盘起,而左腿却立着蜷起来,双手掌向下,自然地放在两侧腿上,双目微闭。“咦?黑夜竟变成了蔚蓝色的虚空,四顾茫茫、空寂无声……。我自己在哪里,怎么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可是我却有思想,难道我死了吗?”心里一紧张,他睁开了双眼,天已蒙蒙亮了,自己明明坐在这里,胖和尚却不见了。“我不是在作梦吧?”甄明一低头,看见自己的坐姿还是胖和尚教的样子。“我没有作梦呀,怎么天亮了呢?我是天黑后不久坐下的,胖和尚来教我打坐,只这么一会儿,天就亮了,难道我坐了一夜?可是我精神却很好啊!”这一上午他是妄想纷飞,疑惑丛生,直等到单良来给他送饭,他迫不急待地讲述了昨晚的夜遇,单良说这一带从没见有这么一位胖和尚。

第二天中午单良来送饭,带来了一张全佛像给甄明看,甄明一眼就认出了坐在最前面的一尊佛:“对,就跟这个胖和尚长得一样,昨晚的和尚也是教我这样坐的。”单良对他说这位是弥勒菩萨,是下一个要成佛的菩萨,所以也叫弥勒佛。你的造化不小,能惊动弥勒佛来教你,将来你一定会有成就的。甄明忽然想起弥勒佛昨晚叫他“恒云”,还说这是他的法名,“什么叫法名啊?”单良告诉他:“法名是皈依了佛的弟子才有的, 也许你上一辈子就是个出家人,你好好打坐吧,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在以后的几个月中,甄明每到打坐都出现种种境界, 在这里就不细说了。

到满八个月的时候,单良送来了一个消息,有一位跑运输的公司老板,需要一个能长期驻山西组织调运焦炭的业务员,月工资1000元。于是甄明居士“走马上任”了,这1000元对他来说,犹如雪中送炭,起码可以拿出几百元资补家里了。甄明是个大孝子,8个月来未能孝敬父母一分钱,如果不是妙法老和尚叫他万缘放下,一心背诵楞严咒,心里还不知有多难过呢。

简而言之,转眼就是3年,3年当中甄明的工作就是每隔三四天组织汽车装几车货,给车主付运费,只要看好焦炭的质量就可以了。其余时间除了吃三顿饭之外,全部是“弥勒坐”,背诵楞严咒,常常是一天要背诵四五十遍。晚上还要打坐,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有一天老板通知甄明,要货的厂方和他发生矛盾,不叫他供货了。让甄明去厂方清账,然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结束了。谁知厂方却对甄明说,愿和他作业务,请他为厂方继续供货。甄明说自己没有资金,厂方说只要你保证焦炭质量,每月给你结一次账。甄明心里有了底,又与焦炭厂联系,因为厂长信任他,也答应每月结一次账。付运费也是月清一次,就这样,甄明可以说没有一点资本,就做起了买卖,这在当时的运输行业里是不常见的,甄明把这都归于佛力的加持、楞严咒的效用。

《楞严经》上说,“十方如来,依此咒心,能于十方,拔济群苦。所谓地狱、恶鬼、畜生、盲聋*'痖,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大小诸横,同时解脱。贼难、兵难、王难、狱难、风水火难、饥渴、贫穷,应念销散。十方如来,随此咒心,能于十方,事善知识,四威仪中供养如意,恒沙如来会中推为大法王子。”

两年之后,当甄明带着20万的支票,走进银行大门表明来意的时候,银行人感动得给他端茶倒水,激动地说:“你贷的这笔款早就定为死账,你能主动退还回来,谢谢你了!”甄明说:“现在我还的只是本金,以后我还要还利息,我不能叫国家吃亏,请银行再给我一段时间。”银行负责人忙不迭地说:“好,好,好!”

再说说甄明自从皈依妙法老和尚后,妻子、儿女,就连老爹老娘也跟着念佛吃素起来,儿子常给母亲念各种经典听,本来不好的婆媳关系,也缓解了许多。甄明媳妇对我说:“明白了佛法之后,婆婆再让我生气的时候,我就不跟她吵了,骑着自行车来到地里,看着随风拂动的麦浪,我的气就没了。甄明每次从山西打电话来,都叫我好好念佛,还说他念佛念得啥也没啥了。啥叫‘啥也没啥了’啊?俺对他说‘俺念佛念得墙窟窿儿眼冒火’。(一种念佛的境界)”

甄明媳妇还说:“自打学会念佛,我骑着车下地,心里也在念‘南无阿弥陀佛’,在地里锄地、干活,也在念‘南无阿弥陀佛’,下工回家,路上还是‘南无阿弥陀佛’,念得我心里可得(déi,河南长源方言得意的意思)。周围没人的时候,我大声唱出来,心里可畅快了!回家吃饭,再也不端着碗到街上与邻居们扎堆吃了,因为吃完饭还要念佛,总觉得没有时间聊大天了。许多人见我家日子好起来了,问我家是怎么由穷变富的,我想都没想地说:‘靠念佛呗!’”

甄明媳妇说,现在跟着她念佛吃素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半年前村里有一个人得了癔症(附体),满嘴胡说八道,她跟自己的儿子前去探望,进院子时就听见他在屋里大喊大叫,当她们娘俩一进门,病人马上老实了,并用一种企盼的眼神看着她俩。有人问他怎么不闹了,他说进来了两个全身冒金光的菩萨,他不敢闹了。甄明的儿子说:“那你就走呗。”病人说:“你们不说话我不敢走。”于是甄明儿子说:“那你也念‘南无阿弥陀佛’吧。”病人只学念了一句马上就说:“那我可要投胎去了!”说罢病人忽然昏昏欲睡,家人将他扶到床上。这一觉就睡到第二天,什么事也没有了。

这件事传遍了全村,人们传说鬼都怕吃素念佛的人,于是找甄明媳妇学念佛吃素的多了起来。农闲时节,常常从甄明家传来很多人齐念楞严咒的声音。

浪子回头金不换

各位居士:

我叫吕山杰,河南H县人。四五年前的一天,我厂李玲在午休时与一些人谈论她和她先生在五台拜会过一位妙法老和尚的奇谈妙事,讲的因果报应的故事我非常爱听,可是却不敢近前,怕影响大伙情绪,因为厂里的人不躲着我走的人几乎没有。晚饭后,我按捺不住初闻佛法的冲动,鼓足勇气走进了李玲的家门,可巧只有她和她先生单居士在家。他们不但没有赶我走,反倒热情地接待了我这个不受欢迎的人,我在两位居士(他们都是妙法老和尚的弟子)家里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受了一场佛法的洗礼,不仅知道了自己全身疾病的由来,也知道了如果自己再不痛改前非,等待我的必然是无间地狱。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么跟您说吧,正在哭着闹着的孩子,只要大人说一句“吕山杰来了!”孩子立刻就不哭了。我的名字都能帮乡亲们哄孩子,就算是我为乡亲们做的惟一的一件“好事”吧。

讲一件小事,你就知道我是哪路的“英雄”了:

很多年前的一天,我和一个朋友逛马路,又说又笑地走在马路的正中间,背后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是外地的大货车,就照样走在路当中,不去理他。一声喇叭吓了我一跳,回头大骂司机“你找死啊?”这时车停下来,司机探出头来说:“是你想找死!”我一听就火了,上前跳上踏板,左手抓住车门,右手就打上了司机。突然发现司机右边坐着一个漂亮女孩,立刻跳下车跑到右侧拉开车门, 用身体压在女孩的身上再用右手去打司机……

过去造的孽,只拣了个芝麻说给大家听,那西瓜般的“英雄事迹”,羞于说出口,一想起来后悔得心都痛,我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

几天后许多闲言碎语传到了我的耳朵中,“吕山杰会学佛?那驴粪蛋上也会开花了!”“佛教再好,有吕山杰去学,我也不学佛了!”还有更难听的话,但在这时的我听起来,不仅没发脾气,反而增长了自己的忏悔心,我连学好都没人相信,报应啊!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一点没错。

我暗下决心,我吕山杰学坏,已经坏出个样来了,现在落下一身的疾病,不仅浑身无力,而且时常出现休克现象,单居士讲这都是我打人、杀生的果报,现在我听闻到佛法了,知道了因果报应的可怕,决心开始学做一个好人,佛既然说一切众生都可以作佛,我为什么不能呢?既然决心学好,那也要好出个样来给大家伙瞧瞧,菩萨和佛,不就是让不明白佛法犯了罪的人去学的吗?随他们怎么说我,从此一下班就回家,一头钻进了经书里边,不仅断除了一切荤腥,烟酒也都戒了,每天还要在佛前回忆忏悔自己一件件杀盗淫妄的罪业,叩一百个头,二百个头,三百个头,一千个头,回向给我杀过的动物,回向给被我打过骂过的人,回向给被我欺负过的人。每一个头都磕出了我的忏悔心,磕得我泪流满面,磕得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我吕山杰来了。

终于有一天,佛友们接纳我了,邻里乡亲们再见到我时也都打招呼了,吕山杰由鬼变成了人,重新回到了人间。单居士带着我皈依了妙法老和尚,我心满意足,开始了我的新生!

有一天梦中见到了一只很熟悉的大黑狗,热情地在闻着我,我用双手抱着它,好像有说不尽的爱怜。第二天一起床就感觉浑身的轻松。从此,全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好起来。有一天,突然我想起来,这只大黑狗就是数年前我用绳子勒死的那只大黑狗,还吃了它的肉,我欠下的命债太多了,业债太多了,所以才“积业成疾”,是我的真心忏悔、诵经回向,与它们解了结,化了怨。大黑狗不但不再记恨我,而且还在梦中亲近我, 说明它也得到了解脱, 我决心今后每天为我杀过吃过的动物念《地藏经》一部, 一直念下去, 希望它们早日往生极乐世界,与我一起共成佛道。

几年之后的我仍然是个“知名人物”,不过不再是人见人怕的“鬼”了。当爹当妈的仍然在拿我的“事迹”教育他们不听话的子女:

“吕山杰都能变成一个大好人,难道你就不能变一变吗?”

我竟能成为不听父母话的孩子们效仿的榜样,吕山杰也没白来人间一趟,我体会到,我们的心是由自己作主的,我们的身体造恶或行善是由我们自己的心来作主的。心一转变一切都转变了,这也是我由一个恶人变成一个善人、一个佛弟子的根本原因,烦恼即菩提,一切唯心造嘛。愿和我有同样不良行为的人早日回归正道,同证菩提。

我不会写诗,更不会写词,信口诌了几句话,表明我的心志,请勿见笑:

  佛号洪名,

  经声彻,

  万佛降临心中坐。

  暮鼓晨钟,

  惊醒梦中客。

  急回首,

  跃马扬鞭从头过。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

妙法老和尚弟子 吕山杰顶礼


分享按钮 返回《现代因果实录》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