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因果实录 | 生死书

佛光沐浴

问:我常参加打七,比如打地藏七,一天仅诵《地藏经》就九部,比较辛苦,常有精疲力尽之感。晚上临睡前我常打坐半个小时,用以前练气功时采气的方法,意念采取大自然当中精华之气,比如自己曾见过的森林、海洋、公园、花圃等的精华之气,补充自己因念经多而消耗的丹田之气,有一定的效果。可有人说这样的采气是偷气,属偷盗行为,将来出不了三界。这种说法对吗?

答:对的。气功采气的方法学佛的人不可取。地藏经上说不予而取是有罪的。八十年代末气功热的时候,我也曾练过一段气功,用以上方法采气补充自己。起初感觉还挺不错的。有一天晚上在练功采气时忽然想到了自己院子里茂盛的鲜花,顿感全身有簌簌的“气”进来,当时心里还很高兴,谁知第二天早晨就发现院子十几盆花全都蔫了,其中有大盆的桔子树,橡皮树,盛开的杜鹃等。我当时心疼的直掉泪,立即意识到是自己“采气”对它们造成的伤害。于是即刻想到把气还给它们。嘴里一边向它们说着“对不起,我不知道‘采气’能伤害你们,请你们原谅我,现在我把你们的“气”退还给你们,把我自己的丹田“气”也全部给你们,希望你们快点恢复健康。”我边说边围着所有的花转,眼泪都撒落在花和叶之上,直到我感觉到精疲力尽,我相信它们一定能恢复起来,因为我既“还”了气,又把我的“气”全部给了它们。谁知,第二天更糟糕,我又一次地向它们发“气”,以挽救它们,心中难过得泪流满面。

第三天早上起床便准备去院子里查看,一推开屋门,一股浓烈的百花香味扑面而来,这是我从未闻到过的芳香气味,我当时脑子里的瞬间感觉是“花死了!它们原谅了我,在向我告别。”我急忙迈出门去看花,顿时哭出了声来。

妻子和两个孩子闻声也急忙跑出屋来,看到我跪在花前泪流满面的样子,也都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忽然女儿对我说:“爸爸这些花都现出了男孩女孩的样子,穿的都是古代小孩穿的衣服,他们让我告诉您不要难过了,他们一点也不恨你,但请你说句话,让他们去哪啊?”我没听懂女儿的话:“什么去哪啊?”女儿说,他们死了,还要去转世,您希望他们去哪,借着您的话他们就可以去了。”我信口答了一句“那就去龙宫吧”——也许是我不久前刚看电视剧“西游记”的缘故才这么说的。女儿说:“他们谢过您都走了。”那时我还没有接触佛教,根本不懂六道轮回的事,直到我几年后明白了,才又专门为那些花念大悲咒进行了超度。

这件事深深地教育了我,绝不敢再伤害花草树木,无论它们是本身有神识也好,还是神识依附在花草树木之上也好,总之我知道了它们是有生命的,我们人的神识不也是“暂时”依附在这个无常的假体之上吗?

以后在我读过佛经之后,知道了尽虚空遍法界都有佛光普照,只是我们肉眼凡胎看不见罢了。再有疲劳之时,就静坐观想,意念自己坐在莲花之上,打开全身毛细孔,接受佛光的沐浴。佛菩萨对我们的关爱胜过我们的父母,不但不会怪罪我们,还会高兴。因为我们在感到苦的时候想到了佛。佛所以放光普照,就是要利益众生的。

佛光沐浴的感觉,你自己试了就知道了。

 

新的生命之路

整理书柜时,忽然发现了一九九四年一位身患晚期肝癌(他本人只知是肝病)的老医务工作者,在学佛得以康复之后,写给宣化上人一封汇报信的复印件,重新看了之后觉得对现在初学佛和练习静坐的人会有所帮助,借这本书刊载出来,以侍读者。

我叫万新生(自取化名。意指读了万佛城宣化上人的教诲获得了新生。果卿注),现年五十八岁,一直在医院工作至今。

一九八九年七月,我患糖尿病。九○年六月,又患肝脏病:九一年九月,肝脏病加重,经检查,是早期肝硬化腹水。在九二年六月时,肝脏病、糖尿病严重恶化,出现第二次腹水,高烧达摄氏四十度零三(华氏 104.5度),最低也在三十七、三十八度(华氏98.6、100.4度),先后持续一个多月。经住院一年多,病情虽有好转,但一些指标仍靠药物维持。当时,朋友们都很关心我的身体,我的太太和儿子也很着急,给我找了全国最有名的国医看病,吃了几百付中药,输了几百瓶液体和近百支蛋白,花去医疗费六万多元(中国人民币,合算美金是七千多元),也没有取得好的效果,只是有些好转,病情得到初步控制。

一九九三年初,有位姓王的先生送给我一本气功书。我看后,照书本上所讲的做了一段时间,但没有坚持下来,断断续续。书上讲的意念、图像,如莲花坐、寺庙、佛像,还讲到坐、卧、站立、呼佛号的问题。后来,又有一位姓白的女士,引见我们认识了一位从东北过来姓陈的先生,他们带我和我的太太去天津大悲禅院,拜佛、请了经书,请了地藏王菩萨、观世音菩萨像,并开了光。回来后,我们为了摸清这个道理,查辞典看经书,学起来很费劲,不知从何入手,但没有间断。

一九九四年一月一日,经人介绍,见到了妙法老和尚。老和尚先用几句话,刻划了我的性格和为人,当时说得我心服口服,我感到字字句句恰如其分,没有一个多余的字:说的就是我。后又讲到我的身体,说我有肝脏病、糖尿病,肾脏也不好,肝上还有两个小肿囊。说这是果:因呢?说我杀过生,吃过甲鱼、鳝鱼、螃蟹、大虾、鸽子和蛇肉,还说我用左手持枪打伤一只小鸟的翅膀,这只小鸟后来死了。当时,我很莫名奇妙,为什么我的病和我杀过的生,甚至我用左手打枪,他都一清二楚!真神了。

正在我半信半疑时,老和尚又给我讲了应当去读《宣化上人开示录选集》,他说:“宣化上人教诲弟子按照五戒、十善,做人行善。要天天忏悔,从内心深处认识自己的错误,下狠心不犯五戒,改过自新。”这对我启发很大。我感到这些话讲得实实在在,而且又有很深刻的道理,当时我想:“做人就按大师讲的去做。”老和尚看我的心很诚,他又引导我怎么呼佛号,怎么忏悔,并帮我把被我杀害的众生从我身上送走。顿时我感到全身很轻松,好像我的病都好了。接着,又拍打我的全身,我感到就像穿在我身上多年的又肿又重的一身破棉衣,从上到下地脱在地上。当时全身发热,而且慢慢地往下走,身上轻松极了,真有个手到病除的感受。

后来,有位孟居士还给我们送来《宣化上人事迹》、《修行者的消息》、《静坐入门》等书,和用手抄写的大悲咒给我们看。我们自己也去过几次天津大悲禅院,请了大悲咒、 楞严咒、《宣化上人开示录选集》和宣化上人讲述的《大佛顶首楞严经浅释》、《地藏菩萨本愿经浅释》。

从那时起,我们坚持天天打坐、忏悔、呼佛号、念大悲咒、学习经书。打坐初期,脚麻、腿痛,每次只能打坐十几分钟。后来,慢慢适应一点了,时间逐渐长了,十几分钟到二十几分钟,半小时,四十分钟,五十分钟,一小时,在这中间出现过发困、打盹,但也很快的过去了。打坐到三、四个月时,身体出现颤动。又过了一段时间,打坐时出现全身发热,出汗特多,每次打坐就像洗过澡似的,这种现像持续两三个月。

在这中间的一天,也就是妙法老和尚去美国的两三天后,晚上我太太和我讲,妙法老和尚到美国一定象宣化上人老法师汇报你的情况。结果在第二天早上打坐时,宣化上人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好好学佛。这是我在打坐时,第一次出现的图像,这次图像的出现对我鼓舞很大,使我坚定了一定要学佛的信念。

后来在打坐时,被我杀害的那些生命出现在我的眼前,有蛇、剌猬、甲鱼、青蛙、壁虎、鳝鱼,它们都趴在桌子上不想走。我就向它们认错、道歉、磕头、为它们呼佛号,看到它们都满意的走了,我也很高兴。

又有一次,我在打坐时,出现了庙和人物,这个人物是一位手拿拂尘的和尚,他带我往庙里走,但几次都没有走到头。还有一次在打坐时,我在一位和尚的带领下,见到了弥勒佛,弥勒佛带我进到一座大庙里,见到观世音菩萨,我马上跪在地上磕头,弥勒佛坐在观世音菩萨的一边,随后他用手提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在他的腿上,我说我是个大人还坐在您的腿上。他说:“在我面前,你再大也是个孩子。”于是我又回到我童年小孩的样子。还有一次我在打坐时,随弥勒佛到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有山、有庙,场面很大。庙里有很多的佛,我跪在地上磕头,忽然眼前发亮,抬头一看,有一个很亮的火球。后来我在学习《宣化上人事迹》一书时,才知道这是佛光普照。当我看到妙法老和尚从美国带回万佛圣城的照片,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真没想到——那天我看到的那个有山、有庙,场面很大的地方就是万佛圣城!

几天后,我在打坐时,看到我身上趴着很多蟑螂,这时我边呼佛号,边用手往下扒拉,有的走了,有的又回来了,正在我没办法时,弥勒佛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用手把我身上的蟑螂一个个都扒了下去。从那以后,我身上起的一片片红疙瘩就消失了,皮肤也就不痒了。还有一次,我在打坐时,弥勒佛还用他的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肝脏,把肝脏上的脏物拂掉,并说:“慢慢地会好的。”而后,弥勒佛又检查我的胰岛功能,排出的胰岛素很少,半天一滴半天一滴地往外流,弥勒佛说:“胰岛素的管子不畅通,流出的胰岛素不够用。”于是弥勒佛用一根小细棍疏通了一下,又用手抚摸了两次,胰岛素像粗针头似的喷出来的很多,并说这就够用了。后来,又带我到一个水池子里洗了澡,冲去我身上的脏物和病毒,又给我换了衣服。从那时起,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和健康人站到一块,看不出我得过大病。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到医院检查,医生们感到很吃惊,这是因为按我的病情应该是越来越坏,最好也就是只能维持病情不往坏处发展,可是我的情况就不同了,很多检查指标已达到正常人的水平,例如:白蛋白这项指标,原来靠输白蛋白只能维持到三十五、三十六,最高到三十八,现在在不输白蛋白的情况下,已达到四十、四十一的水平。有几项指标,虽还未达到正常指标准,但也往好处发展。有个病号问我:“你用什么办法治疗的?”我说:“我走的是一条新生命之路!”

通过近十个月的打坐、忏悔、学习经书,对佛教的认识,更深入一步:从我初步悟出的一点浮浅的道理,感到佛教是利国利民、净化社会的。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能按着佛教的要求去做,世界就不会有战争、抢劫、偷盗、诈骗等,世界就会太平,我们就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还有一点感受,就是佛教讲的一些问题,不是幻想,更不是迷信,而是很深的科学。如果你能踏踏实实地按着佛教的要求去做,就能驱散你身上的病魔,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为什么有些人身患绝症、重症,又能顽强地活下来,而且越活越好,也就是这个道理。从我自身康复变化的情况,也验证了这个道理。

写于一九九四年十月二十八日

断欲去爱

一位三十出头的女青年金莹,在向妙法老和尚哭述自己的苦衷:

她十六七岁时偶尔看到过一本释迦牟尼佛传的画册,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心,从此对书爱不释手,以后又陆续看了几本佛教的书,知道有个佛教圣地五台山,一直幻想着去一趟,这个愿望一直到参加工作后,二十七八岁才得以实现。

可是一到五台山她就倍感亲切,而且觉得五台山才是自己的故乡。当她住进寺院客房与出家尼众在一起时,觉得她们才是自己的亲人,这一住竟然忘记了回家,真的把家给忘了,甚至忘记了假期已过,直到有尼师提醒她:“你不上班了吗?”她才猛然想了起来,急忙返回了家。等回到家才知道,家里正准备派人去五台山找她呢,因为离家后没往家打过一个电话,又逾期不回,把她母亲急得犯了心脏病,受到家人一片责备声,妈妈抱着她说:“以后你哪也不能去了,可快急死我了!”

可是这次五台山之行,令她每时每刻都不能忘怀,甚至几次做梦自己都穿着出家人的衣服。没过多久,她下定了决心要出家,可母亲坚决不允许,她问妈妈:“您老也信佛,我出家不是件好事吗?何况家里还有我哥和我姐,孙子您也有了,还怕少我一个不成!您不让我出家,您知道我有多痛苦吗?”可是妈妈说:“你不要说了,只要我活着,谁出家都行,就是不准你出家,你出家会要了我的命你知道吗?”没有办法,她又想到学释迦牟尼佛离家出走,并悄悄地辞去了工作,断了自己后路,临走前给家里留了一封信。

她又回到了五台山,住进了寺院,向住持要求出家,可住持让她先带发修行,看看能不能适应出家生活。没想到半个月后她哥哥就找到了这里,他是在看到她离家信后第二天就被母亲派来找妹妹的,因不知她在哪个寺院,在五台山已找了半个月了,并告诉她,母亲正因她出走犯了心脏病而住进了医院,现在生死都不知道。这一下她不得不随哥哥返回了家里,好在母亲也已在家里躺着,她说:“看来真的出不了家了,可我的心至今还留在寺院里,我都三十多岁了,还没有人身的自由,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每天如行尸走肉一般,真是生不如死,请教师父开示我该怎么办?”金莹一直都是在边擦眼泪边说话,现在竟失声哭了出来。

老和尚等她稍一平静问道:“你还没有断荤腥吧?”金莹答:“没有。”“从明天开始戒除荤腥,每天早起一会儿上早课,晚上晚睡一会儿上晚课,上下班途中,心中佛号不断,或背“大悲咒”,或背“心经”,或背“四种清净明诲”。晚课后坐上它40分钟到一个小时,参“念佛是谁”,或静静回忆自己今生在“十恶业”方面所造之罪,想起来就忏悔,你能坚持这样就如同出家没有两样,多读经书,尤其是“楞严经”更要多读几遍,增长自己的智慧,在家一样可以作弘法利生的工作,随缘度化嘛!你出家的因缘还不到,不要强求,学佛就是要利益众生的,何况是母亲,不能因为自己的愿而伤害了母亲,你出家的时间大约还有三年,如果你真能放下现在的执着,也许还能提前。金莹听完老和尚的话,表示愿意照师父的开示去作。

晚上我陪师父休息时又问起了金莹,所以要出家的前世因缘。

百年之前,有位在五台山修道的年青人,被一个大家闰秀敬仰,有一天这位小姐在丫环陪同下又来到了道观,向道人行礼后递给道人一个包着东西的手帕,道士接过来之后打开一看是一些银两,立即生出感激之心,这样一来二去,就有了感情,道人经不住美色的诱惑,最终与小姐结了婚。为怕熟人议论,带着丫环搬到了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安家落户。婚后两人相敬如宾,丈夫仍喜欢修道,妻子则对他百般呵护,他对她更是情意绵绵。小姐的随身丫环也陪她们终了一生。

今生的金莹就是前世的道人,因为情执重转成了女身。她的母亲就是前生的大家闰秀。而金莹的父亲就是前生小姐的丫环,因为前生作人周正,今生转为男身,仍然对前生的小姐——今生的金莹妈妈关怀备至。

听了师父的开示,令我感叹不已,修道的人若不能断了感情的执着,终不能跳出轮回。

真是:修道难,难如徒步登天,

   教育难,难如火中栽莲,

   断欲难,难如煮沙成饭。

    因此,闻法信受,断欲去爱,才是修行人根本。

不要恶口伤人

好像是二千年秋季的一天上午,妙法老和尚正在一个居士家里为十几人讲述佛法,忽然门外快步进来一位中年男子,进门就跪在了老和尚脚下,急切地恳求师父到他家去一趟,救一救他的妻子。师父请他不要着急,把事情讲清楚一点。

原来他妻子一个月前开始大便不痛快,不久,解小便也费劲;没半个小时解不完,再后来两个小时都出不了卫生间,这才决定去医院检查,原来是肛门内痔,已长成馒头一样大小(一点也不夸张),现在连走路都困难,心里十分痛苦。医生责怪她为什么到现在才想起来医院,她说不疼也不痒,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医生说必须立即手术切除,但有风险,以前曾作过多次内痔切除手术,其中有一人大出血死了,而内痔还没有这么大。我们正在为难作这个决定,听说师父来了,求师父慈悲救她。师父想了想说:“你妻子修行的不错,很精进,你们夫妻是不是已经分室而居了?”“是,师父。我们这里好几对夫妻都在按“楞严经”四种清净明诲修行,断除淫欲。这可不像断杀、吃肉、贪占便宜、说假话那么简单,她执意坚持,我也只能依了他,我没她那种境界,尽管不情愿,却知道她是对的,最终还是依了她,成就她也是成就我嘛。可是她这么精进,怎么得这么个结果呢?”老和尚笑了笑说:“这种结果不好吗?菩萨畏因,凡夫畏果,如法修行的人,一定会有魔障现前,也可以说是业力现前,这正是因为精进而提前了业,并不是坏事。否则,这么大的内痔,怎么不疼痛呢?她行动不便,你带我去你家好了。”

他的家并不太远,在场的十多人都随后聚集过来了。

有病的这位居士姓陈,过去曾修外道多年,遇到佛法后带领陈家兄弟姐妹,以及下边的子女二三十口,全部皈依了佛门。上至六十多岁的老人,下至十来岁的孙辈,全都一次性断除了荤腥,用他们的话说叫“一刀切”。并且差不多都会背诵楞严咒,就连不识字的陈居士的大姐、二姐硬是一句一句的背会了楞严咒,而且能随着寺院里早课木鱼的节奏念,当我亲眼见到时,真是由衷的敬佩!其他如早晚课、大悲咒、十小咒,孙伙计当中都有不少人或念或背都能通顺流畅。陈居士是这个大家庭公认的“中心”,就连她当一个大厂厂长的大哥在修行上都听她的,而现在她却安静地躺在床上,那面部表情好象在等待着死亡。一见老和尚进了屋,显得很激动,一边感激地说着:“哎呀,师父来救我来了”,一边支撑着要从床上坐起来,被老和尚止住了。

师父坐在了刚搬到床边的椅子上,和蔼地问道:“你过去开过商店卖过布料吗?”陈答:“开过,早就不干了。”“跟顾客吵过架,骂过人吗?”——老和尚又问。“作生意什么顾客都遇得上,肯定和个别顾客争执过,可我却从不会骂人”。师父又问:“好像有个妇女三十多岁,要找你退一块布料,你们争吵了起来,你曾出口伤人,想想看”。师父话音刚落,陈居士马上有些激动地说:“噢,想起来了,有这回事”。这几年我时常随时想起什么罪业就忏悔,咋就忘了这件事呢!大概有五六年了吧,有个女顾客看中了我挂在临街商店门外许多布料中的一块花布,我从店内成匹的布上给她扯了几米,好像是第二天,她又找来了,要求退货,那我怎么能答应?我说你看好的布,我给你扯了下来,你要退货,让我卖给谁去?她胡搅蛮缠地说:我从商店内扯下的花布与门外挂的花布颜色不一样,并拿着她买的花布与在门外挂的一块样品去比。因为门外的样品在外边已挂了好多天,风吹日晒,自然退了一些色,她手里新扯下的布才是正色,可她一口咬定“不一样”与我吵闹要求退货,当时我确实有点生气,就反驳她说:“屋里的和露天的能一样吗?你的脸和屁股能一样吗,我这是打比方说给她听,能算是骂她吗?”

师父看她很激动,笑着说:“当时是不是有很多人围观?”陈说:“是,那是繁华街道,她大吵大闹的胡搅蛮缠,当然围了很多人看热闹,而且都不支持她退货,说她没道理。”师父又问:“你说过那个比喻之后,围观人群是不是一阵哄笑,还有起哄要她脱裤子与脸比一比的?”“好像是有吧”。“那你想想看,你的比喻,道理上也许是对的,如果你面对的是位男性,也许问题还不大,可对女性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羞辱,你现在是个受过菩萨戒的居士,这种口业怎么能不忏悔?好像你最后还是给她退了货是吧?”“是。那是有人劝我这样下去会影响我的业务,不如大度一点,吃点亏给她退货,有这么多人围观,反到给自己作了宣传。我一听在理,就接受了劝告,在说的她无话可说时,却给她退了货。不过师父说,我打的比喻有羞辱她的意思,我过去从没想到过,您一点拨,这话确实起了当众羞辱了她的作用,我怎么以前就没想到呢?”

妙法老和尚说:“一个发大心修佛道的人,不仅要断一切恶修一切善,今生所造之业,一定要想到,要忏悔,才能了业,正因为你精进修行,却把这次造的口业忘的干干净净,才结出这个恶果来,恶果即已成熟,也是坠落的时候,今天好好闭门思过,明天来见我。”

第二天一早,陈居士骑着自行车来拜见妙法老和尚,你说妙不妙,馒头大的内痔竞不翼而飞。这件事教育了周围许多的学佛人,尤其是陈居士的妹妹,以前也开商店卖过几年鞋,那时她可是一个“女强人”,嘴头子上从没吃过亏,谁要是惹了她,骂人两小时不带重样的。学佛后虽然忏悔过,这一回的教育,又让她重新坐下来认真地“搜索”起来了。说实话,我自己心里也没了底,要好好地“静虑”一下了。

回 向 偈

愿以此功德 消除宿现业

增长诸福慧 圆成胜善根

所有刀兵劫 及与饥谨等

悉皆尽灭除 人各习礼让

读诵受持人 辗转流通者

现眷咸安乐 先亡获超升

风雨常调顺 人民悉康宁

法界诸含识 同证无上道


分享按钮 返回《现代因果实录》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