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因果实录 | 生死书

物尽其用

“阿弥陀佛!师父,我们是远道来华观光的佛教徒。我身边这位小姐讲不好华语,让我代她请问。她说自己也有胃病,药物治疗不见效果,可是她没有浪费过食品。请师父指教。”

妙法老和尚慈祥地看着这位远道女弟子说:“你不浪费粮食,很好,可是你却浪费纸张。你写东西时,只要觉得某句话不满意,或是哪个字母没写好,就会把这张纸一团,丢进字纸篓里。再有,你用餐时浪费的餐巾纸特别多。吃一顿饭用一张餐巾纸足够了,你却是每擦一次嘴或手,就用一张餐巾纸,实在是浪费。要物尽其用,不可浪费。你如果知错,改了这个坏习惯,胃病就会康复。”

女居士连连点头。

牙签虽小,不予不取

“师父,我皈依三十多年了,从没浪费过任何东西,也不敢做一丁点错因果的事。可是最近两年胃里总是有针扎一样的感觉,去医院检查,还说我的胃象年青人一样好。不知我造了什么业,麻烦师父也给我看看。”

妙法老和尚笑着说:“我今天开了个胃病专科门诊,生意很兴隆。”大家都笑了起来。

师父接着说:“你这几年,每到吃过饭都要用牙签剔牙吧?”

“是的,我的牙齿有了缝隙,吃过饭后要用牙签剔一剔。”

“你常去外边餐馆吃饭是吧?”师父又问。

“是的。”

“饭后剔过牙,临走时,你是不是还要从牙签筒里捏上几根牙签带走啊?”

老居士显得很惊讶:“我和老伴每次在外边用餐都要花上一、二十元,我用几根牙签也有罪呀?”

“是啊,牙签是免费提供给客人就餐时使用的,你就是一次吃饭花一、二百元,也不可以随便多拿牙签带回去使用,除非你和服务员打过招呼。不打招呼就拿走,虽不属偷窃,却是贪心。尽管这个贪心小而又小,谁看到也不会责怪你,可是你是发菩提心的老居士,‘不予不取,一草一木不可贪得’这个道理,修菩萨行的人不可不明白。现在你懂了吗?”

此时,老居士法喜充满,高兴的说:“懂了,师父。”

妙法老和尚接着说:“对一个修菩萨行的人来说,举心动念很重要。因为多拿几颗牙签而胃不舒服,这实际上也是佛菩萨对你的加持,防微杜渐,助你今生修成正果。正所谓‘於虚空中转微细惑,在微尘里转大法轮’。明白了道理,病也就不存在了。”

奴隶主的果报

几年前,我曾到某国访友,朋友一家特意邀请我到某地有名的乐园观光。进大门没走多远,就有一辆古典式的豪华马车刚好停在我们面前。我被那匹纯白色的,体态健美的高头大马所吸引。它有着素缎般光洁的皮毛和雪岭一样耸立的马鬃,全身还披挂着金灿灿的鞍饰,在加州明媚的阳光下显得那样的气宇不凡。它会沿着固定路线拉着游客,边饱览迷人的风光,边体会贵族般的享受。我们不打算上车,目送着这匹俊马矫健地拉车离去。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我们一行人尽兴而归。当临近大门时,又见到那匹洋马依旧在拉送游客。可是此时,它已没有了早晨的神采,耷拉着脑袋,迈着碎步,显得少气无力。我看了看表,从早晨到现在至少十二个小时了,看它累的那个样子,真让人心疼。我不由得想,这匹马的前世究竟种了什么因,生得这么俊美,却在此整天地拉车。这一天该有多少游人让它负重啊,一年要有多少呢?难道它前生会欠下那么多人的债吗?

我回国后特地为此事请教妙法老和尚,没想到却引出了师父一番精彩的开示:

“这匹马在过去世曾经是一个白人奴隶主,在他的庄园里有一百多黑人奴隶为他工作。奴隶们受尽了奴隶主的欺凌压榨。奴隶主死后曾堕入地狱受报,地狱报尽,现在又沦入畜牲道,投生为马。俊美的外型,强健的体魄却使它成为赚钱的工具,饱受奴役之苦。尽管前生被他欺压的奴隶只有一百多个,但是因为他凶残地奴役和虐待黑人,这不仅是对那些奴隶犯下了可耻的罪行,更是对人性的践踏,是对全人类犯下了罪行。所以,如今它要任人驱使、乘座,日复一日,不得休息,这是它应得的果报。他罪孽深重,不知还要当牛做马多少次。就是将来再转生为人,也是贫穷卑下,苦不堪言。”

我听后心里象打反了五味瓶,原来可爱又可怜的大洋马竟有着这么不光彩的过去。我暗暗想着一定要多念《地藏经》回向给大洋马,助它早日赎清罪孽,脱离苦海;同时还要念佛超度那些奴隶,平息他们的冲天怨气。

这时,一直在旁边听讲的马来西亚郝居士突然问道:“师父,我们家在香港时曾养过一条叫温尼的小狗,它从小就陪伴我。我们全家皈依吃素之后,这条狗非常有灵性,不久之后也不吃肉食了,这令全家人都非常开心。我们家移居马来西亚后的第二年,‘温尼’老死了,我们非常伤心,我母亲还特意在寺院给它立了个往生牌位,并专门作法事超度它。不知‘温尼’现在有没有往生善道?求师父也帮我观察一下好吗?”

沉默片刻,师父答道:“狗因为生前在你家听经吃素,死后又有你们为它诵经超度,所以已经转世为人。现在也在马来西亚,是一个十七岁的美丽女孩。”

听完妙法老和尚的话,郝居士好像陷入了思索,突然她惊喜的喊道:“‘温尼’刚好死了十七年了耶!师父,您真是厉害!您告诉我,这个女孩现在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子?我真想马上见到她!”

师父和在场的人都笑了。

我问郝居士:“如果你找到她,说什么呢?告诉她,‘你是我们家从前养的一条狗’吗?她不打你才怪呢!”

郝居士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师父慈祥地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也许有一天她会和你们相遇,一见如故,并会加倍报答你们的。老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所以我们今天的同事、邻里、朋友、亲眷,甚至包括仇人,都是我们多生以来的有缘人。因此,我们要广结善缘,解除孽缘,才可在天地间长存一团和气,保有一片吉祥……”

师父就是这样慈悲,善于观机逗教。这次的拜访又令我获益匪浅。

亡父求子超度

某医院的黄医生突然患了一种怪病,天一黑他就两眼发直,也不讲话,也不睡觉,而且拳打脚踢,天一亮又一切正常。听说先后有六位专家来给他看过病,均束手无策。其妻也曾试图找当时流行的气功治疗,可黄医生不信,根本不去。

后来,黄医生的妻子遇到了热心的李老师,而李老师曾在我家见过妙法老和尚,故建议黄妻求妙法老和尚给看一看。黄妻说他先生连气功都不信,更不会找和尚看了,他先生认为那都是迷信。没想到回家后她试探地对黄医生说到此事时,黄医生竟瞪大眼睛急切地问:“你说叫什么和尚?”当妻子说叫妙法老和尚后,他竟迫不及待地想跟李老师联系,还说他要拜老和尚为师。

几天后,我与李老师陪黄医生夫妻乘车天黑前赶到了五台山,拜见了妙法老和尚。因为我提前打来了电话,师父早有准备。

“你父亲是不是去世了?”

黄妻代他答到:“去世快两年了。”

师父又问:“他是不是还有两个哥哥,而他父亲最喜欢他!”

因为天已经黑了,黄医生此时两眼发直,一直没讲话。

黄妻回答说:“师父您说的真对,他们家在农村,他是当兵转业时留在城市的。从小,父亲就最喜欢他。”

“其父生前杀业较重,死后在恶道受苦,知其子有佛缘能解救自己,曾托梦给他,可他却不信。所以,为离苦海,不得已采取附体的方法逼着他来求助于佛门。你们看,他现在的眼神是不是比较正常了?”师父不紧不慢地说。

大家再看黄医生时,他脸上已泛出红润,两只大眼睛已不再是直愣愣的了。

师父又接着说:“等一下你们先带他到大殿拜佛。明天,在地藏殿给他的父亲立个超度牌位,借助僧人念经的力量,他父亲会离苦得乐的。”

突然,只见黄医生跪在妙法老和尚面前腼腆但却坚定地说:“我要拜您为师,请您收下我吧!”

黄妻闻言显得有点着急,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师父微笑着说:“好啊,你就作个佛门在家弟子吧。”

待我向黄妻讲明什么是在家弟子后,她松了口气,她还以为丈夫要出家呢!

和师父告辞后,我们将带来的供品摆在大殿的供桌上,一起拜了佛。当夜住在寺外的招待所里,折腾了半年多的黄医生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

现在的黄医生,早已是个“老修行”了。当别人赞扬他时,一向寡言少语的他,会涨红脸对人说:“我这是因祸得福啊!”


分享按钮 返回《现代因果实录》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