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因果实录 | 生死书

不孝逆子,饿死亲娘

 

儿女不孝孙无情,狠心饿死老娘亲。

试问人间情何在,苍天不恕负心人。

我的邻居给我讲述了两段发生在她们家乡的事情,问我这是不是佛说的因果报应。

吉林省某县,一个村子,一家八口人在不长的时间里演绎了一场人间悲剧。十里八乡都知道这件事。虽然他们不懂什么叫佛法,却都知道这叫报应。这一家的父母在几十年的岁月里,面朝黄土背朝天,拉扯大三个儿子、三个闺女共六个子女。并一个个为他们娶了媳妇,盖了房;嫁了闺女,带走了嫁妆。这该有多么不容易,是显而易见的。当被生活压弯了腰的老爹送走了最后一个出门的闺女,自己却积劳成疾,永远地躺下了。村里人为他感叹,说他命苦,然而他老伴的命却比他更苦。老爹走了不到一个月,老娘因脑溢血,也躺在了床上,留下个半身不遂的毛病。虽然还可以自己用左手往肚里送饭,也能够去厕所解手,但必须有人照顾,搀扶才行。

这六个子女(还不算他们的孩子),共十二个人又是怎样对待这辛苦了一生的母亲呢?

开始一段时间,他们安排两个人一班,轮流照顾老娘,也还说得过去。时间一长,跟着老娘的三儿子和媳妇就厌烦了。先是嫌人多添乱,摔摔打打,说三道四,后来就指桑骂槐,跟妯娌和大姑子、小姑子吵了起来,干脆不让人家来护理了,也不让送饭。起初他们吃饭时还给老娘送去点吃的、喝的,后来发现吃了喝了还要上厕所,三儿媳恶心干这个活,就开始给老娘减饭减水,有时一天也不给送点吃喝。其他子女与三媳妇不睦,十天半月也难得来一次。有一次三女儿来看老娘,发现老娘少气无力,仔细听才听见老娘说:“我饿……我饿……”于是跑进三哥屋里,想给老娘找点吃的。没想到三嫂闻听大发脾气,跑进老娘屋里大喊道:“你刚吃了两碗稀饭,怎么又要吃的?要是撑死怎么办?你的闺女还会说我们不孝顺你呢!”在三女儿坚持下,总算给老娘喂了几口饭。喂饭时,三女儿趁三嫂不在屋,把手伸进被子里一摸——老娘的肚子瘪瘪的,证实三嫂讲的是假话。于是第二天,三女儿给老娘送来了六个鸡蛋,老娘简直是狼吞虎咽,一口气就吃光了。过了一会,好像有了点力气,她对三女儿小声说:“你们不来,他们一点水和饭也不给我吃,是想饿死我呀。”又过了些天,二女儿家吃大虾,给老娘送来了两只,正在喂老娘吃,被后进来的三儿子看见,上前一把将碗打翻在地,并用脚将两只虾踩烂,愤怒地责骂二妹不该让老娘吃大虾,说脑溢血病人不易吃补品,补的血多了还会脑溢血,死了你负责呀?并说,如果你们谁要再管老娘的事,我就把老娘给你们送去,不要只管吃不管拉!他们一家的情况村里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许多人劝大儿子,劝其他孩子快把老娘接到自己家来养,可是始终没有一个孩子响应。没过多久,老三院子里就传来了哭天喊地地叫娘的声音,辛苦了一辈子的老娘终被病魔和饥渴以及比病魔和饥渴更凶残的黑心逆子夺走了生命。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仿佛震天撼地的哀乐,伴随着一群披麻带孝的不孝儿孙走向墓地。大把大把的纸钱被抛向空中,却被发怒的寒风夺去……

死亡好像认准了一条道,接踵光临这个家庭。

一个月后,大儿子因脑血栓住进了镇医院,虽经抢救免除一死,却留下个半身不遂的毛病。后来竟然也能蜷着胳膊拉着腿出现在街头巷尾。

在大儿子出院才一个月时,二儿子和大女婿前后几天相继住进了镇医院,诊断结果全是脑血栓。二十天后,上边两个还没出院,二女儿也以同样的疾病住进了镇医院。

二女儿出院的第二天,三媳妇也来报到,不过这次不是脑血栓,换成了胃穿孔。三儿媳还在打着吊针,三女婿骑自行车不小心撞在了拖拉机上,飞出两米多,被送到医院时虽然还有口气,但全身多处骨折,外加左膝盖骨骨裂,右膝盖粉碎性骨折,一连几个月下不了地。

老太太死后一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的子女及其配偶,相继光临这家乡镇医院,每人出院时都花了一万多块钱。难怪有人诙谐地说:乡镇医院被大款们承包了。从没有拿过奖金的医生护士,每月都领到了一百多。这种“走马灯”似的住院,全是一家的人。在那段时间里,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成了人们田间地头,茶余饭后的谈笑资料。虽然当地信佛的人很少,但每个参与聊天的人,口里都会说一句:“活该,这是报应啊!”

到这还不算完,上边说的半身不遂的大儿子,有一天走在大街上活动手脚,突然间腿一软,一头栽倒在一辆刚好路过的汽车的大灯上,被撞出一米多,伤及大脑,成了植物人,据说至今还在家里躺着。不久二儿子得了肝炎,折腾了一年多死了。再往后大媳妇也得了脑血栓,现在已死亡。往后还会发生什么事,不得而知。我的邻居说,老太太的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差不多都是老人一手照顾大的,而在老人患病住院期间竟没有一个人去看望老人,让人听了感到寒心。但愿有善知识教给他们佛法,转变未来的命运。否则天理昭彰,他们的结局将不堪设想。

逆子故意饿死患病的亲娘,虽然民未举,官未咎,没有受到国法的制栽,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不孝子女一个接一个受到恶报。这真是,世上万事万物都在说法。善人说善人的法,恶人说恶人的法,人说人的法,畜牲说畜牲的法。你要是明白了,衣食住行都可以实践佛讲的法,经就是路,怎么走法,决定权在你自已。

我将这个生活当中的因果报应——现世现报的故事写在这本小册子里,就是为了警示那些不孝顺爹娘的逆子赶快改邪归正,否则恶报来时,悔之晚矣。

因果报应是大自然的规律

纪文东,四十好几的男人,身着孝服,眼淌热泪,跪在刚刚入土的邻居张大婶的坟前,久久不肯离去。这位身材魁梧,仪表堂堂的汉子却有着一个凄惨的童年。如果没有张大娘的时时关照和接济,也可能他早就不在人世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如今老人去了,留给他的只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文东的爹娘在文东五岁时,不到一年的时间相继去世。文东他爹在临终前,含泪将文东托付给了自己信任的大哥大嫂,并将三间瓦房一头牛,还有三百元积蓄及文东他妈陪嫁的金银首饰等财产交由大哥大嫂代文东管理。大哥大嫂信誓旦旦,指天发誓,说你的孩子不就是我的孩子吗!别说你留下这么多财物,就是分文没有,我们也会把孩子带大,何况咱本来就是一家人嘛!文东他爹听后带着一丝微笑,安祥的闭上了双眼。在场的村干部和邻里都感动地哭了。

然而办完丧事没几天,邻居张大婶就听到文东挨打的哭叫声。而且隔三差五,常听到文东大爷和大娘责打孩子的声音。好心的大婶不止一次过去劝解,然而一切照旧。后来她发现孩子很少出来玩,偶尔看见孩子在门口站一站,也看不到孩子的笑容。大娘走过去看看他,问几句话,孩子表情惊恐不敢说话。大娘又发现孩子瘦了许多,而且身上、脸上都有伤痕。看到这些,善良的大婶掉下了眼泪。慢慢的乡里乡亲都知道了这件事。等村干部来质问他俩口子时,可他们愣说是孩子不听话。他们是受孩子他爹所托,当然有管教他的权力,又不是害他,“你们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管得着吗?”确实,没有抓住他们虐待孩子的事实,外人谁也没权力干涉他们。大家尽管七嘴八舌忿忿不平,可也爱莫能助。

一年又一年,孩子渐渐长大了。张大婶不知趁他们俩口不在家时给孩子送过多少次吃的,即便是一个窝头,半块山芋,她看着孩子大口大口地吃下,也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孩子长高了,身上穿的却仍是一两年前短小破旧的衣裤。春夏秋三季还可以凑合过,到了冬天,张大婶每当看到穿着飞了花的衣裤、露着半节胳膊半节腿、耸肩抱臂的小文东时,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就赶紧找出自家孩子的旧棉衣棉裤,拆洗拆洗,加层棉花接点布,连夜做好后还得强装笑脸送给文东的大爷大娘,说这棉衣棉裤自己的孩子嫌不好看,给你们文东穿吧!说着亲手给文东穿在身上。在孩子长成人之前,老人共给他改制了三套棉衣,时不时地接济他点吃喝,有时还塞给他三毛两毛的零花钱。

就是在这样的家境里,纪文东终于长大了,也成才了。开个汽车,鼓捣个拖拉机,修修理理样样摸得来。追求他的姑娘好几个,眼看到谈婚论娶的年龄了,他终于向大爷提出自己单独理家过日子的事。尽管不情愿,面对一个年轻有为的后生和乡里乡亲的舆论,他不能,也不敢不同意。但是以家里困难为由只退给文东那三间又破又旧的瓦房,而房里的家什早已搬用一空。而他们两口子在二十几年的岁月里前后共生了六个孩子,并给两个儿子盖了新房成了家。文东对此没说一句埋怨的话,反而在村里人替他抱不平,劝他打官司时说:“大爷把我养大不容易,要是没有他们收留我,哪有我的今天!东西和钱是人挣的,不是说‘好男不争庄田地,好女不争嫁妆衣’吗?如果不学本事,不务正业,就是有再多的财产也保不住。我一定学好技术,为咱村作点事,才能对得起乡亲们的爱护,对得起大爷大娘的养育之恩。”乡亲们对文东没有不竖大拇指的。现在的纪文东,是村办企业的厂长,独生子在城里念大学,一家人生活得美满幸福。

再看看背信弃义的文东大爷家:他一共四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女儿在二十九岁时患肾结石先死了,大儿子二十九岁也患上肾结石,不久也死了,小女儿到二十九岁时也得了同样的病不治而亡。弄得老娘口心惊肉跳,昼夜不宁,六个孩子死了仨,后面还会出什么事?不久小儿子因为打架斗殴,结伙抢劫,被判了十年徒刑,他已经是个“三进宫”的常客了。在他被宣判的当天,老娘,也就是文东的大娘,突发脑溢血,从此瘫在床上,受尽了孩子的白眼和呵斥。因为大小便失禁,她常常被泡在屎尿当中,有时一天也无人理睬。就这样,她硬是活了三年多才悲凉地死去。大娘没死的时候,大爷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老伴死后半年,他在走路时不小心,一头栽到地上,从此再也没起来。

邻居给我讲完了她们老家的两段故事后,又问我:这算不算因果报应?还没等我回答,自己就说:“我们那儿的人都说这是老天爷对他们的惩罚。”

我对她说,就像种庄稼一样,种什么种子收什么果实,这是大自然的规律。就是佛还没到人间讲法之前,因果律也存在于大自然当中,我们凡夫不懂,才在苦海中头出头没不能出离。诸佛菩萨慈悲,乘愿再来人间,讲说宇宙真相,并告诉我们出离苦海的方法,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次得人身的机会,如法修行,早证菩提,才是人间正道。

癔 病

北京市某体校四、五十个十三四岁的学生,这天集体组织来蓟县盘山旅游。山上有一山缝,两边岩石相距仅有一米的距离,从空虚山缝往下看离地面高度大约有十米,胆子大点的女同学都敢跳。带队的老师发现后为了防止发生危险,制止他们跳来跳去。当老师离去后,又有几个调皮的男生跑过来比试勇气。当学生小A临跳前,突然回过头来笑着对与他最要好的同学小B说:“如果我牺牲了,请你给我家送个信!”说罢纵身就跳。也可能是他说话分了神,当他前脚刚落在对面的地上,后腿还在空中时,不知怎么搞的,前腿竟然没落稳,腿一软,屁股向后坐下来,刚好从山缝漏下去。当同学们惊叫着绕到下面救他时,他因落下时头撞在了石头上,地上流了一滩鲜血,早就没救了。

几天之后,当小A的葬礼举行完毕,小A 的家人怀着悲痛的心情向停车场走去时,也在送葬人群中的小B突然走到了小A父亲旁边,拍拍他的肩头说:“爸,给我只烟抽!”而且竟然是小A 的声音,小A 的父亲惊呆了。当小B再说要烟时,在场的人全都不知所措。因为小B从不会抽烟,小A 活着时却背着家里偷着抽烟。再看小B,虽面带微笑,却两眼发直,让人望而生畏。当天,同学硬把他送回了家。以后,父母带着他到处跑医院,求医治疗。医生讲这是精神受刺激造成的,是癔病。小B却每天坚持上学,说自己没有病。更奇怪的是连他的字体也变得和小A一模一样。

真是缘份,当时妙法老和尚就住在我家。前边讲到过的李老师把小B及其父母带到我这儿,小B进门时两眼直愣愣的,魂不守舍的样子。当他的父母讲明上述情况后,妙师并不答话。只见他慈目低垂,默默捻动着手中的佛珠,约有三分钟才举目观察小B,并问他话,“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小B。”“今年多大了?”“十四岁。”他的父母惊喜的笑了,听声音是他们的儿子,再看小B的双眼已恢复了生气。他们拉着儿子要给妙师顶礼,妙师说应当感谢佛菩萨,让他们在我家的佛像前行了礼。当大家请教妙法老和尚这是怎么回事时,妙师说:“小B之所以得癔病是因为小A的神识不愿意走。他说自己才十四岁,还没来得及享受人间的快乐,就这样死了太委屈。小B是他的好朋友,他就附在小B身上再吃点、喝点、抽点,过过瘾。知道是这个原因,我就对他讲,你意外夭折是因为你前世杀业太重的果报。你现在这么做,是在造新业,会使你堕入恶道。我教你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可以超生到好的地方,何必在这搞附体,既害人又害已呢?于是小A悔悟了。他有可能还会转生到人间来,来生会有机会亲近佛法。”

小B父母听后非常高兴,表示自己也要开始吃素学佛了。

管义居士

吉林居士管义,患有不治之症,被亲友从医院抬回家中等死。后得遇善知识点化,受持五戒,专修念佛法门,竟奇迹般康复。由此念佛更加精进。

一日念佛,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忽然现前,令他兴奋不已。又一日念佛,忽见自己来到地狱,见诸多受刑罪人,痛苦哀号,并向他求救。他说:“我现在不知道怎样救你们。”从此管义夫妇深入经藏,礼佛念佛,继而断除淫杀盗妄,每日行、住、坐、卧不舍正念。现又萌生出家修行以报佛恩的念头。管义四处向佛友咨询去何处寺庙哪位师父出家为好。妙法老和尚闻此事后略一沉吟,脱口说出一偈:

佛法难闻今已闻,明师难寻经中寻。

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居家严持四重戒,六度万行事躬亲。

慈悲喜舍菩萨行,所行无住是禅心。

清净弥陀心中坐,嬉笑怒骂皆梵音。

普化群蒙有白衣,自度度他证金身。

管义居士读到偈颂后,连连对经顶礼,从此更加潜心修行,不再向外攀缘。


分享按钮 返回《现代因果实录》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