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因果实录 | 生死书

金老板

有一次我们十几个居士要去五台山拜见妙法老和尚,为我们开车的是一位居士的朋友,某印刷厂的金老板。他虽然不信佛,却是肯为朋友拼命的那种人。他开着自己新买的三峰轿车跑这么远的路送我们,一是为朋友帮忙;二是曾听过一些妙法老和尚的神奇故事,想来猎猎奇;三是他从未来过佛教胜地五台山。可惜的是,在第一天我们向妙法老和尚请法时,也许是开车劳累的缘故,他竟睡着了。第二天有几位居士向妙法老和尚请教患病的缘故,师父竟把他们曾杀过什么动物,甚至是如何杀法,怎么个吃法以及过去某人曾偷过什么东西,用了多少,还有多少放在一个什么地方说得一清二楚。着实让金老板震惊不小,他两个不大的眼睛瞪得溜圆。看得出他非常兴奋、紧张,而且几次欲言又止。

当天下午他找我商量,想晚上单独拜见妙法老和尚问点事。碍于情面我事先征得了师父同意后,于晚上七点带他来到客房。只见金老板恭恭敬敬地跪在妙法老师父面前,双手合十,庄重地叩了三个头。看来他已被师父折服,真的信服了佛法。(昨天我们初见妙法老和尚行礼时,他是站在门外的。)

落座后金经理满面愁容的道出了苦衷:

我和妻子小梁结婚十二年了,有个十岁的男孩。在与小梁结婚之前,我一直与我的邻居,同窗九年的小李谈恋爱,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并已开始筹备结婚的事,就在这时认识了小梁。她的长相、工作条件以及家庭环境都比不上小李,可是我当时也不知中了什么邪,竟和小梁“一见钟情”,在亲朋的反对声中硬是与小梁结了婚。新婚第三天,仍有亲朋到家中来,我父母也忙前忙后地照应着。

此时又进来两个我的朋友,一边拱手贺喜一边笑着对我说:“小金,你小子真不够朋友,结婚也不告诉哥们,怕喝你的喜酒啊!”

我和小梁迎上前去笑着说:“对不起了,结婚仓促,都给忙糊涂啦,请多包涵!”这时小梁随即递上香烟和糖块。

“哟!小金,我说你咋不告诉我们呢,原来嫂子长的这么漂亮,是怕我们抢走吧?”

我也笑着打趣:“漂亮什么呀,长得够丑的了,我都有点后悔了!”

话音刚落下,突然小梁一转身,二目圆睁,两记很重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一时我两眼金星直冒,所有屋里的人全楞住了,新娘子又哭又闹不依不饶。我先是被打蒙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随即怒向胆边生,真有把她撕碎了的心!可是我举起的双手又放下了,理智告诉我,一旦打起来,不但周围邻居会看笑话,我爹妈还不得气死!在两个朋友的道歉及众人劝说下,我不得不强压怒火,陪着笑脸忍了下来。

这十二年来,我们吵吵打打不断,曾闹过六次离婚,其中两次连家俱衣服她都拉走了。可是,每次在要办离婚手续时,总会被亲朋撞见而百般劝阻离不成。这件事在我心中一直是个疙瘩,俩人都想离婚,却总也离不成,有点邪乎,能否请师父指点迷津?

在金老板说话时,妙法老和尚微闭双目,似乎在听,又像在思索。

此时他抬眼望着金老板说:“你带孩子去动物园时,是否喜欢看白色的孔雀?”

金老板说:“是,我觉得白孔雀开屏时素雅,好看。”

“前三世,你生在山下的一个村庄,是个男孩。你常上山砍柴,结识了一只栖息在山上的白孔雀,每次都会给白孔雀带一些吃食去,白孔雀也喜欢与你玩耍。你爱白孔雀,白孔雀也喜欢你,有爱即有情。来世你仍是男身,白孔雀则转生为女孩,因前世情缘结为夫妻。但因女孩是畜类转来,虽为人身但禽兽的习性仍有,所以夫妻时常吵吵闹闹。你发脾气时未免要打她,她是女人打不了你,自然记恨于心。再转世你又是男身,穿戴好像是练武之人。有一天你推着木轮车在山路上走,忽然山上扑来一只狼,你从车上抽出条铁链子,与狼打斗起来,不大一会狼就被你打翻在地,你迅速用铁链子绕在狼的脖子上,用力勒紧,狼挣扎了一会儿不动了。你把狼拖到路边,推车走了。稍后,狼又苏醒过来,但因伤着神经,造成四肢瘫痪。它的嚎叫声唤来了其它的狼,将它拖回狼窝里,慢慢的死去了。”

妙法老和尚看出金老板对他讲的故事半信半疑,又问道:“你妻子小梁喉结上方,是不是有一道胎里带的白色不规则印记?”

闻听此言金老板大惊失色地说:“有、有!”

妙法老和尚看着他变得苍白的脸,温和地说:“你不用紧张,每一个人的身形体态、五官面相,以及胎里带的印记、手纹,脾气秉性,甚至美与丑,白与黑,全与前一世造的业有关。我佛慈悲,因为你平时心地善良,乐于助人,自己虽不信佛,此次却能帮助信佛的人进山礼佛闻法,故而今天与你说破因果。既然说破,便有破解之法,不要认为你身边睡的是只狼,她是实实在在的人。我们每个人无始以来就在六道里轮回,哪一道都可能去过,就是佛祖往昔也曾作为鹿王而现身世间。我再问你一件事,你是不是曾帮助几个女人买过进寺的门票啊?”

金老板显然又是一惊:“有,有。那是几个下岗的女工,想进寺院拜佛祈福,又为四元钱一张的门票犯难。我因正巧路过,听到她们几个人的商议,就跑过去买了几张票送给她们,怎么这些小事您也知道啊?”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无论善恶皆同此理。”

“那我作过的坏事您也都知道了?”

“诸佛菩萨,天地鬼神,悉知悉见,所以佛才叫我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呀。”

“那我媳妇是不是以后还会要我的命呢?”

“等你四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你回家后因琐碎小事又与妻子吵了起来,并动手打了她几下,然后你便躺下睡着了。你妻子在哭泣了一阵后,发了狠心,找到一节电线,把它双起来,一头栓在一侧床腿上,然后把电线绕在你的脖子上,双手抓住电线另一头,用脚蹬住床帮,用力拉紧电线,你挣扎了一阵,不动了。她松手后安静了一会,却又吓坏了,又去推你喊你,没想到你又睁开了双眼,可是脖子以下失去了知觉,从此高位截瘫。”

听到此,金老板脸色变得煞白,他突然跪在妙法老和尚面前,恐慌地说:“师父救我!五六年前,有一天我逛百货公司,临出大门时,有一个人推着一辆轮椅进门。我吃惊地发现:怎么车上坐的是我呀!可是年龄比我大,看上去有四十几岁,定眼一瞧,又不是我,再看还是我。为此真让我别扭了好几天,我当时就想到:是不是预示我在四十岁时会高位截瘫呀?真让人百思不解。今天师父您这么一讲就对上号了,看来我真有这么一难,求您救救我,收我作徒弟吧,我从今天起要皈依佛门了,不然我再挣多少钱又有什么用呢?”

妙法老和尚笑着说:“你快起来,皈依的事等寺里通知你,至于让你解除这一难,关键在于你自己。先要诚心忏悔前生吵架打人,及杀害狼的种种过失。你可以现在就到大殿里拜佛忏悔,回家后能在家中设个佛堂更好。若不方便不设也可以,佛在心中嘛,但每天要在你有时间时,为上一世被你伤害致瘫致死的那只狼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念一遍约需十几分钟,根据你的时间一天念几遍都可以,但念时一定要静心专注,诚心回向那只狼,帮助狼增加福报,与佛结缘,消除狼对你的嗔恨心。慢慢你就会发现你的妻子对你增加了爱心,家庭也会渐渐趋于和睦,本来注定要发生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这叫着‘境随心转’,你的心念转变了,你家的气氛环境也就随之转变了,化戾气为祥和,转烦恼成菩提,‘万法唯心造’嘛!你离开这里之后,要多亲近善知识。过去的哥们朋友,你可以现身说法度化他们也走正道,闲暇时要深入经藏,增长自己的智慧。平常出门在外,或散步、或开车,闲话少说,让‘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常在你心中升起,充满耳根。在当今竞争性很强的社会中,不要谋取暴利,获取不义之财,须知害人如害已。从今往后,决不要再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应如实、按时上交国税,利国利民,你的工厂在商海中一定会立于不败之地。这就是你拜我为师,我传授给你的佛法,遵照实行,你才是真正的佛弟子,天龙卫护,诸菩萨加被。如果不守戒律,尽管你有了皈依证,也非佛门弟子,现在难得佛的庇佑,将来也会堕入恶道。你听明白了吗?”

金老板一直在恭敬地听师父教诲,听妙法老和尚问,忙答到:“听明白了,师父!我本来就不吸烟、不喝酒,连茶水都不喝,从今天开始我把鸡鸭鱼肉全戒了……”

后面的故事不需再讲了。现在的金老板,家庭和睦,工厂业务繁忙,成了名符其实的金老板。

再世孽缘

秦居士自幼心灵手巧,人也长得漂亮,年纪轻轻就成为全市较有名气的美发师。改革开放后,她自己开了一家美发厅,如今已发展为颇具规模的美容院。

秦居士对母亲特别孝顺。在母亲临终时,她一直跪在床前的水泥地上达八个小时,念佛不停,感动得全家十几口人一齐跪下念起了佛号。突然,大家不约而同齐声喊到:“哎呀,我看见观音菩萨了!”与此同时,单间病房内弥漫着一股奇香,沁人肺腑。大家同时看到观音菩萨降临在母亲病床的右上方,只有秦居士看到母亲含笑向空中而去,而且听到佛乐声声。一时令全家异常兴奋,再看母亲面带笑容,已经往生。从此,一家人都信了佛教。

就是这位善良虔诚的秦居士,曾几次请我帮她联系出家。从交谈中我得知她之所以要出家是因为与丈夫没有感情,而且经常吵架,丈夫有时还动手打她。我每次都开解她不能为了逃避现实而出家,更何况她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女儿需要照顾与培养。前不久的一天晚上,她突然哭哭啼啼打来电话说,因为和丈夫吵架,她已在弟弟家住了三天,现在想马上来见我,不然就不打算活了。

一见面,秦居士就声泪俱下:

我现在住的三室一厅的单元房,是半年前才买下的,购房款四十万全是我挣的钱。我与丈夫一起选好房后由于业务繁忙便将存折交给了他,由他去办理购房手续。不久我们就拿到了新房的钥匙。我以为受苦受累半辈子总算有了称心的房子,可万万没想到三天前他深夜回家后对我说:“明天你准备好二十万元现金,最迟后天拿回来,否则就准备搬家。”我一楞,见他是认真的,就问:“咱不是花四十万买下房子了吗?怎么还要二十万?”他见我反问,就大声喊道:“我只交了二十万,又在建行办十年按揭,贷款二十万。省下的钱我拿去炒股,本想赚笔钱,没想到全赔进去了。为了捞回来,便以这套新房作抵押,又向股友借了二十万,谁知也赔光了,现在人家要钱,拿不出钱就给人搬家!”我听后真不亚于五雷轰顶,就责怪他炒股为何不事先和我商量?谁知他不但不认错,还动手打我(她边说边给我看她手臂上青紫的伤痕)。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就算是我上辈子欠他的,可我委曲求全近二十年,家里吃的、用的、住的全是我挣的,难道还还不清债?现在如果还钱,我的美容院就得关门;如果抵债,住房就要给人。我实在想不通!我只想求您给妙法师父通个电话,问问因果,就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啊!呜——呜——

等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秦居士又向我讲述了她与丈夫结婚的前前后后——

我的弟弟文革时下了乡,后来许多人都想方设法调回来了,我的母亲也带着我到局长家走动关系。局长的老伴儿看到我,显得很热情,问长问短,并动员丈夫给我家帮这个忙。后来我母亲又单独去了一次局长家,我的弟弟不久真的回了城。这时,母亲安排我和局长的儿子见面儿。我当然不高兴母亲拿我的终身大事作文章,但是弟弟毕竟已调回来了,于是就答应见一见。见面之后,我俩都找不到话说——没感觉。但我看他人长得还算斯文,又是一名大学毕业的机关干部,倒也不反感。在母亲的反复开导下,单纯的我终于很快答应了这门亲事,弟弟也随即获得了满意的工作。

谁知新婚第一夜,我发现新朗在脱衣就寝时,从身上掉下许多白色的碎屑。我定睛一看,恶心的差点呕吐出来:这个已经成为我丈夫的男人,除了脸、脖子和手之外,全身都是鱼鳞样的皮肤病,我惊呆了,眼泪唰唰地往下流。想想看,我该怎样面对今后的生活?我要是现在的女性,肯定会夺门而逃的!然而我却不敢面对母亲的眼泪,弟弟的前途,以及社会的议论,我认命了。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和我们非亲非故的局长一家那么热情地帮助我家的原因了。他们为了自己的儿子,却毁掉了我的一生!

后来我劝他去治病,他说以前治过没效果,不愿去丢人现眼。我又给他买了许多药,均不见好转。我再力劝他去医院,他竟然打我骂我。更糟的是,我无法与他同床,他一靠近我,我就恶心得要吐,可能这也伤了他的自尊心,他就对我施暴。我伤透了心,婚后没多少天,我们就分室而居了。后来我还是怀了孕,生了一个女儿。尤其令人不解的是,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又生在高干家庭的人,他竟然连一点起码的卫生习惯都没有。用过的碗筷、吃剩的东西、穿过的衣物,乱丢乱放;脱下的鞋袜,在哪里脱就扔在哪。十几年来从没改过。如果不催他,他连个澡都不愿洗。对他的这些坏习惯,只要我稍一表示不满,就会招来一顿拳脚。在外人眼里,我们是朗才女貌,小康之家。谁又知道我是笑在脸上,哭在心里。

有一次我去青岛出差,住在海边一个宾馆里。晚上,我躺在舒适的房间中,听着阵阵的海涛声,在这浪漫的环境里,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命运,泪水打湿了枕头,辗转难眠。我怨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让我嫁给这么一个恶心的男人,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吗?忽然,我想起传说中的南海观世音菩萨,都说她大慈大悲,能救苦救难,她能不能帮帮我呀?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窗外的海涛声似乎给了我希望。我一翻身下了床,披件外衣走出宾馆,来到海边。夜深了,沙滩上寂寥无人。我凝望着星光闪烁的夜空,欲哭无泪……突然,我依稀看见观世音菩萨踏着一条鱼就站在海天相接处,委曲、怨恨、希望,一下子涌向心头,我跪倒在沙滩上,遥望着观世音菩萨放声大哭,多么希望她能一把将我拉出苦海呀!后来我就认识了您,并皈依了佛门,也许就是那天我求来的感应吧。可是我念经拜佛并没有使我的婚姻现状有什么转变,我究竟前世欠他多少债,怎么也还不清啊?听说金厂长的家庭问题就是靠妙法师父解决的,您能不能代我问一问,不然,我真的不想活了!

听完秦居士令人揪心的哭诉,看着她绝望的神情,我无法相信厄运竟会降临在这样一位善良、孝顺又能干的女人身上,更找不出什么话来宽慰她。我不得不又一次用电话急切地向师父求助。

……

按下扬声器,大家都能听到妙法老和尚的开示:

大约一百年前,在一个小镇上,一个男人带着唯一的幼女靠开小饭馆维持生计。女孩的母亲已病故,老板怕女儿受委曲再没续弦。有一天老板外出,在回来的路上发现一个被人遗弃的五六岁小男孩。他心里盘算着每天饭馆客人吃剩下的饭就能养活这个孩子,既救了他一条小命,长大了还是个不要钱的长工,真是一举两得。于是便在自家牲口棚里用木板、茅草搭了个铺,就算收留了男孩。这个孩子每天帮着洗洗碗筷,扫扫地,吃点残羹剩饭就活了下来。在老板和他女儿眼里,这孩子只不过是个会说话的牲口,既便有个头痛脑热、蚊叮虫咬,也是任他自生自灭。总算这孩子命大,居然长大了。但因从小就没有人把他当人看,除了指使他干最脏最累的活,很少有人跟他说话,遇到不顺心的事,都拿他出气,非打即骂,使得他少言寡语,呆头呆脑,别人也都把他当作缺心眼看待。

后来,女儿到了出嫁的年龄,老板想招婿入赘,又怕自己死后家产会被女婿霸占,所以尽管有提亲的,却迟迟不肯嫁女儿。有一天,他忽然“灵机一动”,打起了长工的主意。如果女儿嫁给长工,实际上他只是女儿驯服的奴隶,那么家产就不会落入外人的手中。于是,“聪明”的老板给女儿安排了一桩万无一失的婚姻。女儿虽然遵从父命,但自然不肯与傻呼呼、脏兮兮的“丈夫”同房,一生都过着荒唐的偷情生活。长工则一生在屈辱、劳累、肮脏中度过。

故事中的女儿,就是现在的秦居士,长工就是秦居士的丈夫。他不良的生活习惯是前生住牲口棚养成的。身上的皮肤病,是前生蚊虫叮咬,长期住肮脏环境造成的。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不报,时候没到。这就是秦居士今生痛苦婚姻的前世因缘。前世的长工给主人家干了一辈子的活也没得到一分钱的工钱,今生是讨债来的;秦居士挨打挨骂也是她前世打骂长工的果报;至于今生的夫妻生活,也是前生的翻版……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所谓的“命”,是注定的,前世种因,今世注定要受果报,而“运”则是变通的。秦居士前生行恶,多半是自幼受其父的影响。今生她孝敬父母,心地善良,喜闻佛法,又皈依了佛门,吃斋念佛。佛法才能帮她了却宿债。所以请秦居士明白自己的前世因缘之后,不要再对现在的丈夫存怨恨厌恶之心。要抓住今生的机遇,诚恳忏悔前世罪业,多忏已过,少论人非,必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还要多念《地藏经》和《普门品》回向给前世的长工,相信秦居士的先生一定会转变。

我按下扬声器后,抬头看见秦居士静静的坐在那里,早就雨过天晴了。

半年多过去了,秦居士打过两次电话来。一次是要一些佛教书籍;一次是说她业务特别忙,有时间就会来看我。听声音她心情很好。我长舒了一口气,衷心希望她们夫妻早日了除宿怨,家庭和睦,共渡难关。

毛驴讨债

蒋居士今年七十多岁,经常参加“打佛七”。然而她有一块心病,使她念佛时常常不能专一。原因是她十七岁的孙子经常跟年近八十的爷爷大喊大叫,逼着老夫妇为他干这干那。衣服要一天换一次,饭菜要挑三拣四,甚至指使奶奶替他到同学家取东西。儿子家经济条件特别好,有现代化的三居室,有自家的丰田车,也非常希望孩子能回去居住。而这孩子从小就喜欢住在爷爷奶奶家,可是却又天天让二老生气。无论爷爷奶奶对他多么好,他说翻脸就翻脸,脾气一上来,又踢家具又踹门,过一会又风平浪静了。蒋居士说,有他在家,他们老俩口念佛心也不静啊!

我听后,非常同情他们的处境。为此,我请教了妙法老和尚。

师父说:“这老俩口前生就是夫妻,家住农村。她家养了一头毛驴。这头驴平时帮他们种地拉磨,赶集时还要作脚力。驴吃的是粗草料,干的是苦力活,却还时常挨打挨骂。待驴老了,干不动活时,他们就把它卖给屠户杀了。现在,他们的孙子就是这头驴转世讨债来了。赶快让他们老俩口在佛前忏悔过去虐待驴的罪过,并每天为那头驴念《地藏经》回向,一定会有效果的。否则,他们老俩口将来会被这个孙子活活气死。”

我把妙法老和尚的这番话,原原本本地转告给蒋居士。她非常相信。她说,这个孙子确实像头倔驴,喜怒无常。老头子被他气得血压升高,前些天还犯了心脏病。如果照此发展下去,肯定会搭上这条老命。这回,知道了烦恼的原因,他们一定照着师父指点的去做。

一个半月后,蒋居士打来电话:“我向您和妙法师父报告一个好消息,我和老头儿当天就忏悔过去做的错事,并每天坚持念《地藏经》。从开始念至今已三十九遍了,这期间孙子只发了一次脾气,喊了两嗓子就没事了。而且,昨天老师还表扬他衣着朴素,乐于助人,真让我们老俩口乐得掉眼泪。《地藏经》的威力太不可思议了,佛法真是奇妙!我们现在修行起来信心更加坚定了。”

如今,不到半年的时间,蒋居士的孙子已经光荣的加入了共青团。蒋居士每天和她老伴儿都欢欢喜喜地念经拜佛,并且喜欢上了研读经书。不但原先的疾病消失了,就连蒋居士的满头白发,最近也又长出了青丝。

他们幸福的晚年才刚刚开始……

帮忙杀狗,来家寻仇

贺先生四十几岁,文质彬彬的,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九五年的一天,他被信佛的妹妹拉着来见妙法老和尚。妹妹想借助佛法来教育自己不听话的侄子,帮助哥哥分忧。

贺先生的儿子今年十二岁,从小就是个淘气包,没少让家长费心。上学后不但贪玩,不好好学习,打架、逃学更是经常的事,学校三天两头请家长。无论老师、父母、爷爷、奶奶、姑姑、大伯们怎么苦口婆心地教育,他也老实不了两天,照样闹的鸡飞狗跳。贺先生的妹妹知道这是业债找上门来,于是便拉着哥哥来向妙法老和尚求教,也希望哥哥见闻法师的智慧后能够信佛。

“你以前杀过一条狗吗?”师父面色凝重。

“没有,我从来没杀过狗。”

“狗是黄色的,背上的毛有点黑,大约有一米长的身子。你当时大概不到20岁,身上穿的是绿色军装,没有带领章和帽徽。”

“噢,想起来了,那时我在黑龙江兵团,因好长时间吃不上肉,我们连队几个青年在邻村偷了一只大黄狗,我看见时他们已将杀死的狗吊在树上,我只是帮他们扒了皮,收拾收拾下水而已(他说这些话时,对师父知道他廿年前的事,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你还吃了一碗肉吧?”师父又问道。

“那当然了,我去帮忙,还不就是为解馋呗!……”他笑了起来。

“你扒狗的皮,又开膛破肚,如同杀它一样的。如今就是这条狗,投胎作了你的儿子,找你的麻烦来了。”

“那不对,它应该先找逮它、杀它的人才有道理,再说他们吃的肉还多呢!”

“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也许已经找过他们几个人的麻烦了,但不一定都是作儿子。凡是参与逮狗、杀生,甚至只吃了一块肉、喝了一口汤的人,迟早都会有报应的。至于谁先受报,谁后受报,没有一定的。

“比方说你和其它几个年青人,曾经欺负过一个小孩子。他因幼小无力,只能记恨在心。现在他长成年青力壮的小伙子了,而你们却老了,但是他一个人也敌不过你们几个人呐,于是他会一个一个地报复,或者是先找体质最差的寻仇,而不一定是先找最先欺负他的那个人。不是有‘不是不报,时候不到’这样的话吗?我要说的是,每个人的业力不同,受报的时间也不同。也可能参与杀生吃肉的人中,有福报大一点的,今生甚至来生也不会受报,要等到多生多劫之后才受报,这是没有一定的。

“我也知道你很难相信我说的话,但你既然来了,虽然时机还不成熟,总是和佛有缘。我希望你的家庭能从烦恼中解脱出来,所以才跟你讲明因果。人的命运,家庭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是可以转变的。如果你能忏悔杀狗的罪业,并每天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回向给那条狗,再配合对孩子耐心地教育,你的儿子慢慢地会向好的方面发展。你的心越真诚,孩子转变得越快。如果你不能照我说的做,等你的儿子十七岁时,你家里会有大事发生。再往后,你的儿子很可能会有牢狱之灾。千万别掉以轻心啊!”

贺先生一句话不说,眼皮也不抬,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态……

今年是二千年,在过去五年当中,学校因怕影响升学率而令贺先生的儿子退学,贺先生为此花了不少钱才保住儿子的学籍,其他小错大错无法列举。为了这个孩子,贺先生夫妻俩由吵架发展到动手,五年来,家庭犹如战场,无有平息。今年春节前的一天,大半夜里两口子又动起手来,妈妈喊儿子帮忙,儿子今年刚好十七岁,个子长到一米八高,虽然像个“豆芽菜”,力气却不小,听到妈妈召唤,跑过去抱住爸爸的双腿,将他摔倒在地,又按住他的双腿,让妈妈在爸爸身上乱打一气,直到把他打昏过去,才急忙叫来救护车去医院急救。最后贺先生不得不离婚了事,孩子跟着妈妈走了。今后还会怎样不得而知。我真替贺先生惋惜,当初要是信了妙法老和尚的话,或许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


分享按钮 返回《现代因果实录》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