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镜子里的美少妇

摘自《中外故事》

佐治是法国巴黎的石油商,非常富有。佐治夫人卜芙莲·戴尔长得漂亮,她最大的特点是爱打扮,每天面对着镜子化妆,把自己打扮得更加美丽动人是她生活中最大的快乐。

佐治和戴尔夫人结婚10周年。佐治在希尔顿饭店预订了酒宴,特意邀请亲朋好友共同欢度这一喜庆的日子。

晚宴定于6时开始。下午3点钟,戴尔夫人就来到二楼的梳妆室,坐在那面椭圆形的大镜子面前精心打扮起来。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戴尔夫人丝毫没有出来的迹象。在一楼客厅喝咖啡的佐治一看表,已经是5点钟了,他正要上楼催夫人快点结束打扮,弟弟乔治这时候来了。乔治与佐治闲谈了一刻钟,说:“哥哥,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戴尔她人呢?”

佐治耸耸肩,苦笑着说:“戴尔你还不知道,她正在打扮呢。瞧,都两个小时了还没完事,真拿她没办法。”

又过了10分钟,佐治见妻子还不下来,就推开梳妆室的门,不耐烦地说:“亲爱的,你能不能快点,我们的客人说不定都已经到了希尔顿饭店,我们要是去晚了,客人该挑我们的理了。”

“好了!好了!亲爱的,马上就好,你再等一会儿。”戴尔夫人忙不迭地回应着丈夫,仍然坐在镜子前忙得不可开交。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刻钟,夫人戴尔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佐治生气地叫女仆去请夫人马上下来。就在女仆刚踏上楼梯的第一级台阶时,突然,屋内传来令人毛骨悚然、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天啊,快来救救我,亲爱的,快救我啊……”

佐治和乔治顿时面面相觑,神色大变。佐治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冲向楼梯,不顾一切地冲进了梳妆室。“戴尔,亲爱的,我来了,你怎么了,你在哪里……”佐治左顾右盼,可是室内哪有妻子的人影?这时乔治和女仆也进来了,对戴尔夫人的突然失踪惊惑不已。

“亲爱的,我在这里!”一个凄惨的声音竟然在佐治身后响起,这是戴尔啊!佐治惊喜地猛然回头。这时,乔治和女仆指着那面大镜子,声音颤抖地说:“夫人……夫人怎么在镜子里呢!”

佐治惊呆了:妻子被困在了镜子里,她流淌着泪水,眼波流转,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佐治回过神来,他猛地冲到镜子跟前,用手一摸,镜面冷冰冰、光滑滑的,可妻子真真切切地就在镜子里面,举手投足清晰可见。明明人就在眼前,但就是没法把她从镜子里解救出来。

这种奇异的现象引起了英国超自然现象专家基斯卡尔博士的关注,他对此做出的解释是:“由于戴尔夫人整日沉溺装扮,造成事实上她的躯体已经离开了人间,现在只能活在与她朝夕相处的镜子里。类似事件在17世纪发生过两次,但都不知结果如何!

生死书注:在一本《生命未解之谜》杂志中,有一篇文章是《吞人的镜子》,网络搜索得到《困在镜子里的美少妇》这篇文章,与《吞人的镜子》大致相同,转帖在此。联想起《大佛顶首楞严经》月光童子修习水观的故事,如下。


月光童子修习水观

摘自《大佛顶首楞严经》

尔时世尊,普告众中诸大菩萨,及诸漏尽大阿罗汉。汝等菩萨及阿罗汉,生我法中,得成无学。吾今问汝,最初发心悟十八界,谁为圆通,从何方便入三摩地。……

月光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为水天。教诸菩萨修习水观,入三摩地。观于身中,水性无夺。初从涕唾,如是穷尽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中旋复,水性一同。见水身中与世界外浮幢王刹,诸香水海,等无差别。我于是时,初成此观。但见其水未得无身。当为比丘,室中安禅。我有弟子,窥窗观室,唯见清水遍在室中,了无所见。童稚无知,取一瓦砾投于水内,激水作声,顾盼而去。我出定后,顿觉心痛。如舍利弗遭违害鬼。我自思惟,今我已得阿罗汉道,久离病缘。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将无退失。尔时童子捷来我前,说如上事。我则告言:汝更见水,可即开门,入此水中,除去瓦砾。童子奉教。后入定时,还复见水,瓦砾宛然,开门除出。我后出定,身质如初。逢无量佛,如是至于山海自在通王如来,方得亡身。与十方界诸香水海,性合真空,无二无别。今于如来得童真名,预菩萨会。佛问圆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无生忍,圆满菩提,斯为第一。


分享按钮 白话翻译:月光童子修习水观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