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的嫉妒心 上帝的嗔恨心和傲慢心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

法华经譬喻品曰:“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常有生老病死忧患,如是等火,炽然不息。”

火譬喻众生五浊等苦,宅譬喻三界。三界众生,六道轮回,为五浊八苦之所煎逼,而不得安隐。犹如大宅被火所烧,而不能安居。故以火宅为喻。(五浊: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也。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盛苦。)

佛说大乘造像功德经节录

尔时如来在彼天中为母说法。及诸天众咸得利喜。所应作事皆已作讫。复告众言。诸天子。诸佛世尊是常住身。若诸众生有可度者。即为出现教化说法。若所作事毕。更无有能受法化者。如来于此即便不现。无智之人谓佛实灭。如来身者法身常身实不灭度。诸天子。一切诸佛法皆如是。为化众生有现不现

尔时如来复作是言。汝等当知。此诸天众所应度者皆已度讫。吾今将欲下阎浮提。汝等诸天若念我者。当勤精进勿复放逸。所以者何。放逸过失故。令汝等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汝等以于往昔曾种善根。今得在此受天快乐。便着放逸不修福行。此诸快乐无常所随。一从陨坠长沦恶道。又汝等诸天烦恼尤重。见有胜己便生嫉妒。曾不念言彼天胜乐由多福业之所感致。我若勤修必亦当得。又今汝等身色光泽如日初辉。若怀嫉妒心黯如死炭。复当令堕大黑闇中。乃至不能自见手掌。后复当作食吐之鬼。又汝等诸天受众福报。身相严洁威势勇猛。由嫉妒故当受女身。永失丈夫威猛之力。诸天子。我念昔者有无量诸王。皆为汝等嫉妒之心非理所害。诸天子。昔有阿修罗王名曰邬罗。修行苦行戒品清洁。而汝诸天等遣一天女名邬婆尸。惑彼王心令亏净行。其王染着威德损减。被那罗延天之所杀害。并无量阿修罗众同时败灭。其那罗延天既杀此王又诛其众。困即收取邬婆尸女而往天宫。复有一王名曰那诃受。汝等诸天诳惑之语。助诸天众伐阿修罗。修罗破已。汝等诸天反加其害。又汝等诸天以舍支夫人故心生忿妒构行谗毁。令阿伽娑仙人无故被嫌而兴恶愿。又汝等诸天曾为诳惑。谓曀荼王曰。仙人之处多有真金。王信此言。逼之令出。仙人由是心生愤恚。即时猛火烧杀其王。昔复有王名曰提婆。尝设大会。以为供养。以斯福业威力自在。上此天中受天快乐。汝诸天等心怀嫉妒。令从忉利退堕阎浮。所有威势并皆丧失。如月无光。如河无水。诸天子。世中有人威德自在。或得诸定。或得神通。或有成就四神足等。若起一念嫉妒之心。如是功德一时退失。如提婆达多愚痴厚重。乃于我所生嫉妒意。即时自失五种神通

尔时天帝释白佛言。世尊。我今有疑欲有所问。言嫉妒者云何是耶。复作是言。世尊。若有众生见他胜己生如是念。云何令我获彼所得。如是之心。是嫉妒不。佛言不也。此是贪心非为嫉妒。天主其嫉妒者。自求名利不欲他有。于有之人而生憎恚是为嫉妒。尔时诸天众皆从座起。右膝着地合掌向佛而作是言。如佛所诲我诸天众皆当奉行。如来世尊为父为主。为尊重者为最胜者。能于我等起大慈悲而来至此。令诸天众皆得利益。我等所愿犹为未满。欲于如来重请一事。世尊。世间之人于我等诸天多生轻慢。何以故。以诸佛如来人中生故。复于人中成正觉故。人中多有诸阿罗汉而得果故。诸大威德辟支佛。复于人间而出现故。如来今者。若不住此下阎浮提。世间之人谓我等诸天。不知如来有大威德。应受诸天如法供养。复谓我等不能供养诸佛世尊。唯愿如来少住于此受我微供。令彼人间知我等诸天供养于佛。于时世尊默然许可

上帝的嗔恨心和傲慢心

学者方舟子在其《新语丝》中,列举了《圣经》中上帝耶和华杀人的多个片段,诸如“因为百姓放肆,上帝通过摩西命令大家杀自己的弟兄与同伴并邻居,一天之内约有三千人被杀。上帝赐福给这些杀了自己的儿子和弟兄的人。(出32:27)”

上帝对人类发怒,杀死的人有数字的统计将近十万人,没有数字的不知有多少。这说明上帝是有嗔恨心的,可以说上帝的境界连一个佛教的阿罗汉都不如,更无法与佛陀的慈悲相比。

《大悲经》中描述的『千世界主梵天王。三千大千世界主大梵天王。高心自恃作如是念作如是解。念此世界及诸众生。是我所作是我所化。』这是一种怎样的傲慢啊!

仙人的堕落

《大方等大集经》节录:

佛言。众生闇行。着于颠倒烦恼系缚。随逐如是星宿书籍。仙人星宿虽好。亦复生于牛马狗猪。亦有同属一星生者。而有贫贱富贵参差。是故我知是不定法。

六欲诸天具五衰,三禅天上有风灾,任君修到非非想,不如西方归去来

宣化上人《妙法莲华经浅释》节录

三灾是火水风。火烧初禅天,水淹二禅天,风刮三禅天。初禅天为什么会被大火所烧呢?因为初禅天的天人,他们有烦恼火的缘故,所以他们自性中的火,就引起世间的火。这时,天空出现七个太阳,将大地一切的动植物皆烧焦,然后将海烧干涸,将山烧融化,什么都不存在了。

这样的大火灾,经过七次之后,就发生一次大水灾。这水灾能淹到二禅天。为什么呢?因为二禅天的天人,他们的烦恼水太旺盛的缘故,因之,引起世间的大水灾。波浪滔天,淹没一切,没有陆地存在,一切动物和植物,统统不存在。

经过七次大水灾(七次火灾发生一次水灾)之后,就发一次大风灾。这风灾比前边所说火水二灾还要厉害,不但将世间山河大地刮得粉碎,而且又能刮到三禅天,令三禅天也不存在。有首偈颂是这样地说:‘六欲诸天具五衰,三禅天上有风灾,任君修到非非想,不如西方归去来。’

何谓五衰?第一衰是花冠萎谢。天人戴的帽子是花所庄严的。这个花不是人种的花,是自然而生的庄严花冠。等到五衰现相时,花就残旧凋谢。在没有衰相现出,花总是新鲜。等到花一残旧,就知道天人将寿终了。

第二衰是衣裳垢腻。天人的衣服不像人间的衣服,一个礼拜要洗一次,或两个礼拜洗一次。如果不洗就不干净。天人所穿的衣服,不必用水洗。它总是没有尘埃。等到五衰现前,衣服便著一层尘埃,那你就知道这个天人将寿终。就好像我们人要死,气尚未断时,身上有的地方就会生虫。平时它不会生虫子,等到气要断时,身上很多地方都有虫子。天上人衣著尘埃,也是业报感召。我们这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多尘埃?楞严经已讲过,因为我们人心里有太多妄想,所以世界的尘埃也变多了。我们的妄想就和尘埃一样,没有分别。所以一切尘垢都是由我们的妄想心造成的。天人的五衰现前,衣服也就有尘埃了。

第三衰是两腋出汗。天上人不像我们人的身上常常出汗,他们永久都没有汗出。可是五衰现相时,两腋就汗出。

第四衰是身体臭秽。天上人一天到晚身体都放出一股香气。他们不是喷上香水,或抹上香粉,乃是自然而然就有一股香气放出。五衰现前,身上就没有香气,而放臭味。

第五衰是不乐本座。天人真是自在,一天到晚都在那儿打坐参禅,什么事情也没有。第四衰现前,他就坐不住了。坐一下又站起来,站起来又坐下,这样坐坐站站,一念失去知觉便堕落,天人便寿终了。

这是六欲天有这五衰现相,可是初禅天有火灾,二禅天有水灾,三禅天有风灾,因为三禅天的天人,有烦恼风,所以和世间的一股风接触,而引起风灾。所以说‘六欲诸天具五衰,三禅天上有风灾,任君修到非非想,不如西方归去来。’纵使你生到非非想处天,享受八万大劫那么长的天福,可是天福尽时,还是堕落到人间来,或者堕落到地狱、饿鬼道、畜生道去。这是不一定,所以很危险。不如修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然后再倒驾慈航,好像观世音菩萨似的,来教化众生,这样子比较稳当。

佛弟难陀初求升天后观地狱苦

生死书注:下面经文大意是,佛弟难陀非常爱他美丽的妻子。佛陀带难陀到一座山上,找到一只瞎眼的雌性猕猴,问难陀是妻子漂亮,还是猕猴漂亮。难陀说,妻子就像天女一样,当然是妻子漂亮了。于是佛陀带难陀到天上,看到了天女,佛陀问难陀,是妻子漂亮,还是天女漂亮。难陀说,妻子与天女相比,妻子就像那只猕猴一样。佛陀告诉难陀,好好修行,就可以升天与天女共同生活。难陀心中暗喜,为了得到天女而开始修行。

后来,佛陀又带难陀到地狱,难陀看到一只燃烧沸腾的大铁锅。难陀问狱卒是怎么回事?狱卒回答说,佛弟难陀修行升天暂受快乐,在天上命终后会堕入地狱,在此大铁锅中遭受蒸煮。难陀心大恐怖,吓得直流白汗,心想,赶紧走,如果狱卒知道我是难陀的话,一定会把我生生叉到铁锅中去。于是,佛陀告诉他,修行不应求升天,应当求解脱。

《大宝积经》节录

世尊有弟名曰难陀。身如金色。具三十相。短佛四指。妻名孙陀罗。仪容端正世间罕有。光华超绝人所乐见。难陀于彼缠绵恋着无暂舍离。染爱情重毕命为期……

佛念难陀愚痴染惑。尚忆其妻爱情不舍。应作方便令心止息。即告之曰。汝先曾见香醉山不。答言未见。若如是者捉我衣角。即就捉衣。于时世尊犹如鹅王。上升虚空至香醉山。将引难陀左右顾盼。于果树下见雌猕猴。又无一目。即便举面直视世尊。佛告难陀曰。汝见此瞎猕猴不。白佛言见。佛言。于汝意云何。此瞎猕猴比孙陀罗谁为殊胜。答言。彼孙陀罗是释迦种。犹如天女。仪容第一举世无双。猕猴比之。千万亿分不及其一。

佛言。汝见天宫不。答言未见。可更捉衣角。即便执衣还。若鹅王上虚空界至三十三天。告难陀曰。汝可观望天宫胜处。难陀即往欢喜园。婇身园粗身园交合园圆生树善法堂。如是等处诸天苑园花果浴池游戏之处。殊胜欢娱悉皆遍察。次入善见城中。复见种种鼓乐丝竹微妙音声。廊宇疏通床帷映设。处处皆有天妙婇女。共相娱乐。难陀遍观见一处所。唯有天女而无天子。便问天女曰。何因余处男女杂居受诸快乐。汝等何故唯有女人。不见男子。天女答曰。世尊有弟名曰难陀。投佛出家专修梵行。命终之后当生此间。我等于此相待。难陀闻已踊跃欢欣速还佛所。世尊问言。汝见诸天胜妙事不。答言已见。佛言。汝见何事。彼如所见具白世尊。佛告难陀。见天女不。答言已见。此诸天女比孙陀罗。谁为殊妙。白言世尊。以孙陀罗比此天女。还如香醉山内以瞎猕猴比孙陀罗。百千万倍不及其一。佛告难陀修净行者有斯胜利。汝今宜可坚修梵行。当得生天受斯快乐。闻已欢喜默然而住。尔时世尊便与难陀。即于天没至逝多林。

是时难陀思慕天宫而修梵行。佛知其意。告阿难陀曰。汝今可去告诸苾刍。不得一人与难陀同座而坐。不得同处经行。不得一竿置衣。不得一处安钵及着水瓶。不得同处读诵经典。阿难陀传佛言教告诸苾刍。苾刍奉行皆如圣旨。是时难陀既见诸人不共同聚。极生羞愧。后于一时。阿难陀与诸苾刍。在供侍堂中。缝补衣服。难陀见已便作是念。此诸苾刍。咸弃于我不同一处。此阿难陀既是我弟。岂可相嫌。即去同坐。时阿难陀速即起避。彼言。阿难陀。诸余苾刍事容见弃。汝是我弟何乃亦嫌。阿难陀曰。诚有斯理。然仁行别道。我遵异路。是故相避。答曰何谓我道云何尔路。答曰。仁乐生天而修梵行。我求圆寂而除欲染。闻是语已倍加忧戚。

尔时世尊知其心念。告难陀曰。汝颇曾见捺洛迦不。答言未见。佛言。汝可捉我衣角。即便就执。佛便将去往地狱中。尔时世尊在一边立。告难陀曰。汝今可去观诸地狱。难陀即去。先见灰河。次至剑树粪屎火河。入彼观察。遂见众生受种种苦。或见以钳拔舌捩齿抉目。或时以锯[利-禾+皮]解其身。或复以斧斫。截手足。或以牟[矛*(替-曰+貝)]镵身。或以捧打槊刺。或以铁锤粉碎。或以镕铜灌口。或上刀山剑树碓捣石磨铜柱铁床受诸极苦。或见铁镬猛火沸腾热焰洪流煮有情类。见如是等受苦之事。复于一铁镬空煮炎热中无有情。睹此忧惶。问狱卒曰何因缘故。自余铁镬皆煮有情。唯此镬中空然沸涌。彼便报曰。佛弟难陀。唯愿生天专修梵行。得生天上暂受快乐。彼命终后入此镬中。是故我今然镬相待。难陀闻已生大恐怖。身毛皆竖白汗流出。作如是念。此若知我是难陀者。生叉镬中。即便急走诣世尊处。佛言。汝见地狱不。难陀悲泣雨泪哽咽而言。出微细声白言已见。佛言汝见何物。即如所见具白世尊。

佛告难陀。或愿人间或求天上勤修梵行有如是过。是故汝今当求涅槃。以修梵行勿乐生天而致勤苦。难陀闻已情怀愧耻默无所对。尔时世尊知其意已。从地狱出至逝多林。即告难陀及诸苾刍曰。内有三垢。谓是淫欲嗔恚愚痴。是可弃舍。是应远离。法当修学。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