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只管做它!

吸进、呼出,就像这样持续下去!即使有人头上脚下倒立,也别在意。只要持续将注意力放在入息与出息上。专注觉知呼吸,只管持续做它。

别管其它事,别想得到什么东西,什么都不要管,只要觉知入息与出息。入息与出息,入息时Bud-,出息时-dho。如此专注于呼吸,直到你觉知入息与出息……觉知入息……觉知出息。如此保持觉知,直到心平静下来,没有扰动与不安,只有呼吸的出与进。让心维持在这样的状态,你还不需要一个目标。这是修行的第一阶段。

行、住、坐卧 都要保持觉知

若心是自在平静的,它会自然地觉知。当你持续这个状态时,呼吸会变得愈来愈微细,不只身体变柔软,心也变柔软了,那是种自然的过程。你既不觉得单调,也不会昏沉、打瞌睡只是舒适地坐着,心无论做什么都自在,平静不动。然后当出定时,你对自己说:「哇,那是什么?」你回想刚才所经历的平静,且永远不会忘记。

跟随我们的是正念与正知的力量,无论或说或做什么,或去哪里,托钵、吃饭或洗钵,都要清楚地觉知这一切。持续保持正念,跟着心走。

当你修习行禅时,选择一条步道,例如从一棵树到另一棵,大约五十呎长。行禅和坐禅一样,集中注意力:「现在,我将专精于此,以强固的正念与正知,让心平静。」专注的所缘因人而异,找出最合适你的。

有些人练习对众生散播慈心,从右脚开始,以正确的步伐行走,走路时配合念Bud-dho,持续对那所缘保持觉知。若心变得不安,就停下脚步,让心安定后再继续走路。持续自我觉知,觉知「道」的开始和每个阶段,包括它的初、中、后段,让这个觉知持续不断。

行禅的意义即来回走动。这并不容易,有些人看见我们这样走,以为我们疯了,他们不了解行禅能产生大智慧。来回地走,若累了就站住,保持心不动。专注于让呼吸顺畅,当它相当顺畅时,再次将注意力放在走路上。

姿势自己会变,它们在行、住、坐、卧之间变换,不可能永远都只是坐着、站着或躺着。我们必须将时间花在不同的姿势上,让四种姿势都变成有益的,只管持续地做它,不过这并不容易。

专心看呼吸 不要让心溜走

这里有个想像它的好方法。拿个玻璃杯,将它放在桌上两分钟。当时间到了,就把玻璃杯移到桌子另一处,放两分钟。然后再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也是两分钟。

持续反复地做,直到你开始痛苦,直到你怀疑,直到智慧生起:「那么,我到底在做什么,像个疯子一样来回移动杯子?」心会用它习惯的方式思考。不要管别人如何说,只要持续移动杯子,每两分钟,好吗?――不要做白日梦,两分钟而非五分钟。两分钟一到,就把它移回来。专注于此,这是行动的问题。

观察入息与出息也是如此。将你的右腿放在左腿上而端坐,吸满空气直到不能再吸为止,当入息完成时,接着就吐气,直到肺部净空为止。

不要强迫它,无论呼吸是长或短或柔软都无妨,只要适合你就好。坐着看入息与出息,让自己保持舒适。不要让心溜走,若它溜走就停止,看它究竟跑去哪里,为何未跟着呼吸,找到它后将它带回来,让它和呼吸待在一起。

只管持续地做它,就如你毫无所获,或如不曾发生任何事,或如不知是谁在做,无论如何持续地做就对了。就像你拿出谷仓里的稻子撒到田里,犹如丢掉它一般,将种子撒满整片田地,你对它毫不在意,然而,当时间一到,它就会发芽成长,你再移植它,最后终于获得香甜的青糯米饭。它就是这么一回事。

禅修也是如此,只要坐在那里。有时你可能会想:「我为何要如此专心地看呼吸?即使我不注意它,它还是会持续地进与出啊!」

嗯,你总是会找到一些事来想,那是种固执己见的心。忘了它!继续努力让心平静下来。

不管生起什么感觉 只管看着它

一旦心平静,呼吸就会慢下来,身体会放松,心也会变得愈来愈微细。它们会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直到似乎没有了呼吸,然而你完全没事,还是活得好好的。当达到这点时,不要惊慌,不要以为已停止呼吸而起身离开。那表示你的心是平静的,无须做任何事,只要坐着专注于当下就好。

有时你可能会质疑:「咦?我在呼吸吗?」这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那是思考的心。无论发生什么事,都顺其自然,不管所生起的是何种感觉,觉知它,看着它,但不要受到迷惑。持续做它,持续地做,经常做它。

进食之后,挂号袈裟便开始行禅,持续念Buddho……Buddho……,行禅时持续地专注于Buddho,直到所行的路径都陷下去,无论是深及小腿或膝盖,只管持续地走。

那不是得过且过的溜哒,一路上胡思乱想,然后回到茅蓬,看着睡觉的草席好像在向你招手!然后像头猪一样倒头呼呼大睡。若你那么做,那就丝毫也得不到修行的好处。

若是放弃 永远也达不到平静

持续地做它,直到不耐烦,然后就看那厌烦能持续多久,持续地看,直到厌烦结束。无论经验到什么,在解决它之前,都必须亲自经历过一遍。不是重复对自己念诵「平静、平静、平静」,然后当坐下来时,平静就会像打开开关一样出现,否则你就放弃。若是如此,你永远也达不到平静。

知易行难,就如想还俗的比丘说:「种田对我来说,并不那么困难,我还是回去当农夫好了!」他们对于乳牛和水牛、耙与犁等事完全一无所知,就开始种田。他们将发现种田,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当实际去尝试时,才知道有多困难。

每个人都会想以那样的方式得到平静。事实上,平静确实已在那里,只是你还不认识它而已。你可以跟在它后面,尽情地谈论它,但并不知道它是什么。

因此,去做它,跟着它,直到你觉知,与呼吸一致,以念Bud-dho的方式专注于呼吸。这样就够了,不要让心游荡到其它地方,当下觉知,就这么做。只要学这个,以此方法持续地做。若你开始想「什么也没发生」,别理它,只管继续做。只要坚持做下去,最后你一定能觉知呼吸。

好了,试试看吧!若你这么打坐,心抓到窍门后,就会进入最佳状态,一种「恰到好处」的状态。当心静下来,正知自然会生起,然后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彻夜打坐,因为心正在享受它自己。当达到这种境界时,你可能会想为朋友说法,让他们也能同沾法喜,有时确实会这样。

就拿老沙弥桑(Por Sang)为例,有晚他行禅过后,开始打坐,他的心变得光明而澄澈,他想说法,且无法停止。我听到有人在竹林那里大声开示的声音,我心想:「是有人在说法,或是有人在抱怨什么事?」它并未停止。因此,我拿起手电筒,走到那里瞧瞧。没错,在竹林里,在灯笼的照射下盘腿打坐的正是桑,他说话的速度非常快,我完全跟不上。

因此我对他喊到:「桑,你疯了吗?」

他说:「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就是想说法。禅坐时,我忍不住要说法,行禅时也一样,我时时刻刻都忍不住要说法,不知它何时才会停止!」

我心想,当人们在修行时,各种想像不到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

持续精进 不要放纵情绪

因此持续做它,不要停止。不要放纵情绪,要对抗习气,无论你感到懒散或勤奋,不管坐着或走路,都要修行。当躺下来,专注于呼吸并告诉自己:「我不会耽溺在躺着的舒适中。」如此教导你的心。只要一清醒,立即起来,继续精进。

吃饭时,告诉自己:「我不因渴爱而食,只是当成医药,以便有足够的精力能继续修行。」

入睡前、进食前,都要如此警惕自己,经常保持这样的态度。当准备站起来时,清楚地觉知它;准备躺下来时,也要清楚地觉知它。无论做什么,都要保持觉醒。当躺下来时,右胁卧并注意呼吸,念Buddho直到睡着。然后,醒来时,佛号就像都在那里一样,并未间断。随时保持正念,平静才会生起。别看别人,别管别人的闲事,只要注意自己。

当坐禅时,要坐挺直,头不要前倾或后仰。就如佛像一样,要保持一种「恰到好处」的平衡姿势,然后心就会变得光明与清晰。

疼痛自行生起 也会自行消失

在改变姿势前,要尽可能地忍耐。若感到痛,就让它痛,不要急着改变姿势,不要对自己说:「哦!我受不了了,我最好休息一下。」耐心地承受,直到疼痛无以复加,此时再多忍耐一会儿。

忍耐再忍耐,直到无法念佛,然后就以痛处作为所缘。「哦!痛、痛、真痛!」让疼痛取代佛号,成为禅修的所缘,并持续注意它,继续打坐。当疼痛达到极限时,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佛陀说疼痛会自行生起,也会自行消失。让它死去,别放弃!有时你可能会突然冒汗,斗大的汗珠像玉米粒一样流到胸膛。但若撑过疼痛的感觉,你就会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持续做它,但也别太逞强,只要持续稳定地修行即可。

吃饭、睡觉 都要清清楚楚

当在吃饭时也要保持觉知,咀嚼、吞下,然后它跑到哪里去了?哪些食物适合或不适合你,你都要清清楚楚。饮食要知量,吃饭时持续观察,估计再吃五口就会饱时便停止,喝一些水,那食量就是最恰当的。而后无论坐禅或行禅,你都不会感到沉重,你的禅修将会进步。

试试看,看你能否办得到。不过通常我们不是如此做,当感到饱足时,会再多吃五口。这是我们无始的贪欲与执著,与佛陀的教法相违背,会让我们愈陷愈深。若非真心想修行,你就不可能办到。持续观察你的心。

睡觉时也要警惕,你必须有方法才能保持清明。你们睡眠的时间可能会有不同――有时早睡,有时晚睡。但试着如此练习:无论何时入睡,都只睡一回。只要一清醒,便立刻起身,不要再睡回笼觉。

无论睡多久,都只睡一回。一醒来就下定决心,即使还未睡饱,都得起身、洗脸,然后开始行禅或坐禅,我们应如此训练自己。你不可能只听别人说便知悉这一切,必须从实际的修行中去了解,因此我告诉你们要修行。

屏住呼吸 心会乖乖回来

修心是困难的。当坐禅时,让心只有一个所缘,让它停留在入息与出息上,如此心才会慢慢平静下来。若心是混乱的,它会有许多所缘。当坐禅时,会想家吗?有些人会想吃面,刚出家的人肚子经常会很饿。你想吃、想喝,想念各种食物,心都快疯了。若事情是如此,就随它去,当你克服它时,它就会消失。

只管做它!你曾练习过行禅吗,感觉如何?妄想纷飞吗?果真如此,立即停下脚步,直到心回来为止。若心经常出走,就停止呼吸,屏住呼吸,直到肺好像快爆炸为止,它自己就会回来。无论情况有多遭,若它四处乱跑,就屏气凝神,当肺快爆炸时,心就会回来。

你必须加强心力,训练心和训练动物不同,心真的很难训练,别轻易放弃。若你屏住呼吸,就无法再想任何事,心自己会乖乖回来。

均衡持续地练习 正念将不间断生起

那就如瓶中的水,当慢慢地地倒出来时,水会滴出来――滴滴……答答……。但当我们将瓶子更倾斜时,水则会持续倾斜而出。正念就像这样,若我们加速精进,以均衡而持续的方式练习,正念将像水流一样无间地流出。无论行、住、坐、卧,觉知都不会间断,像河水一样川流不息。

我们心的训练就像如此。在片刻的正念后,又会再度胡思乱想,它是不安的,而正念也无法持续。但无论它想些什么,都别在意,只管持续精进。它会像水滴一样,愈来愈频繁,终至汇聚成一条水流。届时觉知就会无所不在,无论行、住、坐、卧,不管你做什么,觉知都会照顾你。

就从现在开始,试试看,但不要急。若你只是坐在那里等着看好戏,那么你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因此要小心。若太勉强,你不会成功;但若你完全不肯尝试,也同样不会成功。

[注释]

行禅(cankama):即是在行走时修习禅定,禅修者选择一条步道,来回缓步慢行,这样修法能发展觉知的平衡性、准确性与专注的持久性。它是由注意走路的每个步骤所组成,通常分成六个步骤:(一)举起脚;(二)伸出脚;(三)脚向前移;(四)脚向下放;(五)脚踏在地面;(六)脚向地面压下,以便接着跨出第二步。

在阿姜查的传统里比丘与八戒女一天只吃一餐,在早晨托钵回来之后。


分享按钮 阿姜查的禅修世界-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