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念佛三昧论讲记

黄念祖居士一九八八年讲于北京居士林

【云何离于妄想。】

怎么离妄想呢?底下的话,大家要注意,就是彭居士极殊胜之言,是净土宗登峰造极的话,也是禅宗的登峰造极的话,也是密宗登峰造极的话。从密宗看,今天能听到这个话,等於毗卢遮那如来给大家做大圆满灌顶。怎么去这个妄想?

【须知一切众生颠倒执著,全是诸佛法身。何以故。】

此话易懂,但其意十分难懂。颠倒执著是什么?就是诸佛的法身。你不知道这个,因此,颠倒执著就把你妨碍了,不能证得佛的智慧,你认识了这点,那成佛就是时间问题了。时间也是虚妄。至於何以颠倒执著就是佛的法身?因为:

【颠倒执著常自寂灭故。】

这些颠倒,其常恒的本身就是寂灭,(涅??就叫寂灭)。妄想,大家想一想,我这一念妄想从哪来?你能找得着妄想的来处?从哪来?你说我听听,从外面来的?从里面来的?从什么地方来的?从美国来呢?从广济寺这出来的?从心里头出来,你心在哪?找个地方我看看。你说不出来,无所从来。再看这一念妄想过去了,哪去了?它到哪去了?亦无所去,去处你也找不来。所以,一个妄想,就是一尊佛出现,如来啊,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这跟楞严的道理相通了。楞严应该读作「首楞严」,此三个字是专名词,没有翻译,跟「般若」一样,没有翻译。「首楞严」的意思是什么?一切事究竟坚固。所以,楞严是经中之王,最难读的一部经,最深入了。一切事究竟坚固。这个坚固,就是不生不灭,都是常恒的,离开生灭的,究竟的,是坚固的。一切事,就包括我们所谓的善事和恶事等等。楞严这个道理,跟这可以相通。

《圆觉经》:「一切众生本来成佛」,跟这里也相通。你虽然颠倒执著,可是你本来成佛。因为,这里说:颠倒执著也是佛的法身,而且《圆觉经》说:「淫怒痴,戒定慧具是梵行」。杀盗淫三毒,戒定慧三无漏业,它们平等啊。

所以《维摩诘经》指示不二法门。一切相不二,把这个体会了,就入不二法门了。一切颠倒执著,都是佛的法身。一切事都是佛的法身,所以「一切事究竟坚固」。你在这里还有什么分别对待?还有什么叫「二」?当然入不二法门很难,但可以由此向不二法门趋近。若真正能够信、承担,就入不二法门了。

这个道理很难懂,引经据典,经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怎么去体会呢?密教大圆满里说:如我们在水上,拿个手指头在水上写字,在水上画画。(大家回去拿个脸盆,可以试一试。)脸盆中是水,譬如咱们的本心,清净的心。你在水面上写个字,就出了字形,这是事相。这个事相是水上画出来的,就同水上生波一样。波代表妄想,水代表本心。但是波不是另外一件东西,波就是水里出来的。所以,波就是水。波不是水,是什么?虽有波之形相,但它就是「水」。所以,《资粮》讲这个讲得很深入,大家可以参考。但是,若是水很静的时候,可以照见月亮及一些形相。水乱动,这会什么都不能反映了。但是,它还是水,不是别的。这一点,我们要知道,它还是水。有波,波就是水。波代表妄,水代表真。妄就是真,就是真,就是法身。在水上写字,这说明什么呢?随处出生,随处消灭。写的时候,出一道,写过之后,这一道就没了。没有形迹,只是净水。

【于此信入,诸佛法身,无处不现。】

你要在这个地方能够相信、能够入门,那么,诸佛的法身没有一处不实现。所以,咱们有很多修四臂观音法的,四臂观音法大圆满偈:「所见一切皆法身」。修这个法的人,今天听见了此论,可以增加信心,与此论是一致的。看见所有这一切都是法身了。禅宗有此话:「青青竹叶,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的竹叶,一片一片的,那是什么?不是什么植物的叶子,都是佛的法身。一朵朵的黄花、菊花,都是般若,都是大智慧。所以,大居士庞婆说:「百草头上祖师意」。各种草的头上,都是祖师的心意。祖师的心意,都在百草的头上。这些话都是同一鼻孔通气的。这些是无上醍醐。但是,一个不小心,它就变成「毒药」。既然都平等了,持戒跟犯戒平等了。那我就专犯戒吧!淫怒痴、戒定慧具是梵行,那我的淫怒痴就不用息灭了。这就成为毒药了。应知:

【清净圆满,中不容他。】

一切事究竟坚固,都是清净、都是圆满,其中没有另外的东西了。你说另外有一个东西,不是佛的法身,那佛的法身中就缺一块。佛的法身遍一切,说这个不是佛的法身,那佛的法身不就缺这么一块了。无处不是,而且是清净圆满,这里头不能有其他的东西夹杂。

【念念不迷,心心无所。】

实相念佛也好,念佛法身也好,是个什么境界?就是念念自心都不迷。你知道这一切,知道颠倒执著就是佛的法身,是消灭颠倒执著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这样,比你要去压它、消除它、抵制它,种种的办法,来的直接。所以念念不迷、心心无所。一心和一心之间是相续的,没有「所」。这个「所」字很重要。什么叫心心无所?我们坏就坏在「所」字上。所以《楞严经》说:「所立照性亡」。你建了一个「所」,你能照见五蕴本空的本性,就丧失了。就坏在这个「所」字。「因明立所,生汝妄能」,《楞严经》是说:因为看见了,觉得明净,有一个感觉,就有了对方,就成了「所」,有所感觉了。同时也出生了一个能感觉的,就对立了,就矛盾了。所以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就是消灭这个「所」

观音耳根圆通第一句「入流亡所」。观世音菩萨能成观音菩萨,是耳根圆通。他耳根圆通不是去听声音,他反闻自性,他就入流,入法性之流,忘了「所」。此「所」是所闻。众生一切都有所。所就指你所闻、所见、所知、所证、所恨、所爱,都是所。入流,不听声音就忘了声音这个所,一步一步的深入------还有个所觉,有个所觉,就有能觉,还得除去。於是,空之,就有一个所空和能空,又是能所,对立了。还得消灭,空也得灭。灭,生灭都灭完了,寂灭就现前了,就忽然出生二种殊胜。上与十方诸佛同一慈力,下与六道众生同一悲仰,二种殊胜。忘所,这就是心心无所。现在许许多多修练,练这个练那个,得到一些境界,都在「所」里头,他不知道,这不可能究竟的。有「所」感觉,「所」感受,所谓的进步,所谓的境界,皆是「所」

【从此起行。】

所以修行应是这样的修行,《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上四字是「念念无所」,下四字是「而生其心」。而且这样,心心不迷,念念无所,从此起行。

【具足大悲,究竟大慈。】

很自然的,大慈大悲的心就起来了。

【于身无所取,于修无所著,于法无所住。】

境界就如此。第一句,对於这个身,不去取著它、不去保护它、不去留恋它。众生就是迷惑。最初的迷惑就是见惑,见惑中头一件就是「身见」。所以有个练气功的人,去见明真长老。明真长老头一句话告诉他,你要去身见。练气功的人都为身啦,修的是「身」,身体怎么怎么样,什么脉通了,什么什么周天了,什么什么又头上出了小孩了。都是身啦!

「于修无所著」,对於所修法,无所执著。阿罗汉不究竟,只证人空,没有证法空。觉得确实有烦恼可断、有涅??可证。只证得有馀涅??。但法执还不空,对於修证有所执。「于修无所著,于法无所住。」「法」不是指修法的法,法是一切事。这两句就是《金刚经》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一念一念相继,但是「于身无所取」,第一步从这做起。你老爱恋这个身体,老想它活一千年,这就是执著,就是贪恋,就是有我。「于修无所著、于法无所住」。到了无住生心,就是地上菩萨的地位了。

【历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不离当念,因果圆成。】

通过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圆教四十二位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四十个位次,十一地是等觉,再上去妙觉,就是佛。经过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不离当念,因果圆成」,这又很难懂。顿教,是不离当念,就是这一念之心,刹那间可以成佛,哪里需要三大阿僧祗劫。不离当念,因果圆满;所修的因也圆了,所证的果也圆了。所以,至圆至顿。

怎么说不离当念就能证得这么些次第呢?从初住到十住,从初行到十行,从初向到十向,从初地到十地,四十个位次。到等觉菩萨,四十一个位次,再破一分无明,就成佛了。举一个例子,一摩天楼,一百层,一个人坐电梯,中间不下,一坐电梯到了屋顶。这人怎么样?他不离他的地方,对不对?在电梯里站在东南角上,他没有离开东南角,他一步不要动,可是从平地上了一百层楼了。可以不可以?不离当处,就因也圆了,果也圆了,他上去了。这个譬喻可以帮助咱们得解,他没有离开他的地方,可是他已经达到目的地了。从他开始的出发点到目的地,一步也不要动。从这个譬喻我们可以懂得,这么信入的话,当念就因果圆满。

【故曰才发菩提,即成正觉。】

这又说明发菩提心的重要。现在我们很多人修行已经注意到修持的重要,这很难得。知道修行的重要,所以,礼拜、供养、修持、念诵都很勤。但是,往往有人还不知道发菩提心的重要。华严经最强调菩提心:「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你才发菩提心,就成佛了。就是这话:「才发菩提,即成正觉」。因为,当念就圆成,所以,他发心时,就是成佛时。华严之顿、之超、之离见、之不容易懂,就在这个地方。

我的话,大家都能懂。可是,这里头的意思,极深!跟我们脑子里的东西是格格不入的。我是说老实话。这个要慢慢的来,我们现在先仰信,什么叫仰信?《华严经》是释迦牟尼佛说的,是最高的经,经上是这么主张的,我不敢不信,就叫「仰信」。慢慢再去修持,逐渐逐渐修习。真能信入,就进入圆顿门中了。

【如贤首品初发心功德品,广明斯事,如是念佛,能于一切处见如来身。】

《华严经》有一品专讲发心的功德。这样念佛有什么殊胜处呢?这样念佛,「能于一切处见如来身」,就可以在一切处见到如来。下又引华严,(本论所引均出华严。现在连中国佛学院都不讲华严,部头太大。是最深入的一部经,大家有缘来接触华严,应当庆幸。)

【又如光明觉品,世尊放百亿光明,从此三千大千世界,遍照十方,乃至尽法界虚空界。】

百亿:一百亿,虽为数,但其本意,并不限於此数,极言其多。释迦牟尼佛从咱们这个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是一佛国土,一个太阳系(地球是太阳系的一员)可能说是小世界,现在感觉不行,大到银河或是才是一个小世界。因为它有个须弥山(太阳所绕的中心)。一千个小世界成为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成为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就成为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不是三千个大千世界,是由三个千连乘,多大。)这是释迦牟尼佛国土的范围。所以,宇宙之大,非咱们心量所能比量。释迦牟尼就从这个大千世界放光,遍照十方,尽法界、虚空界,都是佛的光明。

【而文殊说颂,教人离于有无一异生灭去来种种诸见,遍一切处观于如来,是为入佛正信。】

什么叫「正信」?正信两字很难。我们现在还是要增加信心。一步一步从仰信成为正信。资粮里引了截流大师劝发正信文。正信跟普通信,出入太大。此处「正信」讲得很深入,要离于八样事情。离于有无(有或没有,有无差别之见)。色即是空,色也即是有,空就是无,色就是空,空也就是色。你这个有无就离了。一和异,诸佛法身就是不一不异。你要从它的体性说,是一;要从事相说,它就是异。故宫珍宝品里,金子打成种种的东西,解说员告诉你这些东西都是不一样的,这是什么佛的坛城,那是什么佛的坛城,这是什么佛,那是脸盆,都不一样。他说不一样很有理。他又告诉你这些东西都一样,都是金子做的,也很有理。所以,一样和不一样同时成立。说一样就是一,说不一样就是异。所以大家一和异对立的见没有了,离开了一异。「去来」,法身遍一切处了,佛向哪里去,从哪里来啊?都是自身,在自身中,从哪里到哪里,这话就说不出来了。没有去来,也就没有生灭。本来就无始、无终。所以离开了有见、无见、一见、异见种种的见,离开这种见,「遍一切处观于如来」,见如来在一切处,「是为入佛正信」

从前,有一个禅宗的公案,一个人在佛殿上吐一口痰,听到有人批评:「这是佛殿,有佛,怎么在这吐痰!」吐痰的人就问:「你给我找个没佛的地方,让我吐痰。他答覆了。遍一切处有佛,大殿外面没有佛?但是这个我们不能提倡在大殿里吐痰。不是这个意思。恭敬很重要,一切「福」从恭敬生。平等中的恭敬,这恭敬是真恭敬。

【出现品亦云:「诸菩萨摩诃萨,不应于一法一事一身一国土一众生见于如来,应遍一切处见于如来」。】

这又可以举一个很好的例子。释迦牟尼佛上天给母亲说法了。回来的时候,大家迎接。有个比丘尼,就觉得:一排队,比丘尼要排在比丘后头,还有很多很多天王,她排得很远,很晚才见佛。她修的很好,她有神通,她变现,她就变现成转轮圣王,大家一看是转轮圣王,就推她最前头。佛一看见她,就呵斥她:「你为什么跑到大僧前头了?」比丘尼对大僧要尊敬的,八十岁的比丘尼看到小和尚要嗑头的。(密宗相反,密宗女身一样成佛,法会上女众坐上座。所以佛教中男女还是平等的)。她就说:「我愿意早见佛」。释迦牟尼佛回答说:「你没有看见我,须菩提才先见我」,须菩提在哪?须菩提没来,须菩提在山洞里打坐。他也知道今天佛回来,他想是否去接,他想到:「佛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我怎么接?」,他就没来。他没来,释迦牟尼佛说他见到佛了。此与论上一致,「不应于一法一事一身一国土一众生见于如来,应遍一切处见于如来」


分享按钮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生死书 回到顶部